您的位置: 天天羽毛球网 >> 羽毛球资讯 >> 羽坛

从中国队员变为对手 王晨演绎谋生在别处

发布时间: 2010-10-23 16:42 |  发布: 天羽 |  来源: 南方都市报 |  查看: 3818次  |  评论:1

  南方的秋天就是这样的,气温已降到了30℃以下,但猛烈的太阳还是把香港沙田那一块新宝地烧得滚烫。坐落在城门河畔的香港体育学院被一片轰隆作响的工地包围,这里曾是2008年奥运会马术项目的主赛场,如今,马术比赛场撤去,体院各精英项目队伍在今年四月回迁,马术场原地被重新翻修成田径场,除此以外,体院重新发展计划全面展开,一幢九层高的多用途大楼、一个国际标准的室内泳池和一座赛艇中心都在尘土飞扬中渐见雏形。

  亚运会越来越近了,体院翻新后的室内体育大楼首层走廊的橱窗上,工工整整地列着多哈亚运会香港代表团奖牌得主的全名单,为港队夺得羽毛球女单金牌的王晨名字被列在奖牌榜首位——— 香港羽毛球队在成绩上未必是最好的,但这却是最让香港代表团得意的一支队伍,因为他们在被中国队长期垄断并且相当重视的项目上,硬生生剔了霸主的眉毛,而亲自操刀的,还是从中国队流出的“外来蜢”。

  “从国手变对手”的话题在体育圈由来已久,只是每次被讨论,人们都只关注了国人观众的感受,而成为中国队对手的他们,抱着“宁做鸡头,莫做凤尾”的意念出走,有的在领奖台最高处被重新认识,更多的,在异乡沉浮漂泊、半红不黑,然后被遗忘。 专题采写 南都记者丁淑莹 发自中国香港

  王晨:

  蓦然回首,家在灯火阑珊里

  王晨

  1976年生

  原籍上海

  2006年亚运会女单冠军

  2007年世锦赛女单亚军

  2008年香港公开赛女单冠军

  2009年韩国、马来西亚公开赛女单第三名

  队伍回迁体院原址前,三层高的室内体育大楼也被翻新过,位于体育大楼负一层的羽毛球场新得还有种“油漆未干”的味道。这天,在上届亚运会为港队争一口气的羽毛球队在这里向媒体亮出参加广州亚运的全阵容。十年人事几番新,但对于香港羽毛球队,仅仅四年,就已物是人非:才叔(陈智才)已从总教练的位置上退下来,接替他的是原女队教练何一鸣,四年前为港队摘得亚运金牌的王晨,坐上了女队教练的位置。

  “大姐大”升职,香港女队却一时间显得人丁单薄,周蜜的禁药事件给一度雄心勃勃的港队沉重打击,没有了周蜜,港队只能临时从青年军中调上年轻队员补充。四年前的银牌得主叶姵延一跃成为领军,而其余的五名队员,全是首次参加亚运会———才刚刚当上教练两个月,王晨就背上了这样的一个重担,迎来这样一次大考。

  直观

  新教头Auntie Wong

  “大家都抓紧了啊!时间不多了,练完这个我们还要下去练沙池!”力量房中的王晨,一边大妈一样吆喝着,一边拍着手给队员们鼓劲。队里的小队员都叫她“A untieW ong”,意为她像保姆一样照顾着这帮小女孩。“她们很多是第一次打亚运会,我也刚刚接手她们不久,很多东西都不是很熟悉,尤其是大赛在即,要特别留意她们的饮食和防止受伤,还要花很多功夫跟她们‘倾偈’(聊天),了解她们的内心想法。”尽管不再像当运动员时那样每天练得大汗淋漓,但王晨却说“当教练比当运动员要辛苦”。

  手下的8名队员,王晨与“黑妹”叶姵延最熟悉,但是,生性倔强又冒进的黑妹却是最让王晨头疼的一个队员。黑妹前段时间才不慎扭伤了脚踝,伤势未愈的她训练中仍是一副拼命三郎的态势。“黑妹很能‘死顶’,直至痛到肿起来,我们才知道她顶着伤死要练。我会多在她身边,陪她看医生、做物理治疗,养好右足踝和大腿伤,不会让她自己一个乱想。”黑妹是港队本届亚运会唯一的夺牌希望,大战当前,王晨认为首要任务是为她减轻心理负担。

  女队在这一边练杠铃,那头的男队却在玩锻炼腰腹肌的游戏,整个人靠脚勾住器械半悬在空中,要求用腰腹力量把整个上半身牵引起来。一阵热闹喧哗把王晨和黑妹都吸引了过去,要强的黑妹跃跃欲试,王晨也经不住男队的“挑衅”,同意了让黑妹应战。

  一边看着黑妹爬上器械,王晨一边紧张叮嘱:“小心点啊,做一 下 就 下 来 ,千 万 别 受 伤了……”黑妹轻松地做了一下,正想继续,王晨就慌忙上前扶住,把黑妹从器械上拉下来,连抱带推就撤退。身后男队队员一阵嘘声,王晨头也不回地甩回一句:“不跟你们玩了!受伤了我们就不用去亚运了。”

  回忆

  最大改变是独立了很多

  18岁的时候,王晨就因为不满国家队不许公开拍拖的规定而一度离队,前后更三进三出国家队;到港后首次参加全运会,又因不满被裁判针对误判,连番上诉不果,愤而宣布杯葛中国羽联举办的所有赛事,让球迷印象难忘。今年,王晨34岁。训练前为队员们调饮料,自己却整个下午滴水不进;训练中亲力亲为搬器械,为队员数数;训练完了,还亲自帮队员拉筋、按摩———当年那个直来直去、敢做敢言的王晨,彻头彻尾变成了一个细心、甚至还有点婆妈的保姆。

  “我不觉得自己的性格有多大改变,我也有对队员凶的时候。比如说她们有时会说,今天可不可以少练这个一点?但我说我这里不可以讲价,今天安排的就必须要完成。”经历过内地和香港两套训练模式,王晨也坦承香港的小孩比内地的难教,“因为竞争不大,她们会觉得自己是最好的了,不是特别能吃苦,也不是教练说什么就去做什么,所以要花很多心思去调动她们的积极性。”

  香港确实不是练羽毛球的最高殿堂,曾是国家队当家花旦的王晨初到香港,有如游到浅池的蛟龙。2002年,她第一次代表港队出战,即夺得挪威公开赛银牌,港人一片喜悦,王晨却感到迷惑:“中国队根本不会派人参加这类小赛事的,而且我还只是得了亚军,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热烈祝贺我。”带着前国手的傲气,王晨初到香港时不屑依靠任何人,自己安排训练,出国比赛自己办签证、坐机场大巴到机场,生病了自己到医院排队看病……“来香港最大的改变,就是自己独立了很多。”

  如今

  融入香港大家庭

  尽管王晨不屑他人帮助,但港队教练对这名外来人格外关照,某次王晨生病,港队教练亲自开车陪她到诊所,还批出多天的病假,这让王晨大感惊讶:“以前在国家队,病得握球拍都没力了,教练也顶多是让你休息半天,然后继续练,但在香港,原来球员和教练的关系可以这样紧密,他们不单只是教练,还可以是朋友。”这次经历让王晨抛开了资历成见,融入了港队大家庭,去年,她成为香港的代表,负责传递东亚运动会圣火,正式撕去了“国产”的标签。

  如今,王晨已在香港成家立业,“我家就在那边,走回去十五分钟。”王晨轻轻转身,指着体院南面几幢高耸的住宅楼说。此时,华灯初上,王晨的家正对着璀璨喧嚣的沙田马场,只是临近亚运,王晨要花更多的时间在体院和队员身上。田径场的灯还没有完全亮起来,夜幕中,她一边帮黑妹压腿拉筋,还一边苦口婆心:“是不是尽力练了反而感觉更好?我早跟你说,偷懒会痛得更厉害……”

  晚上7时,方才被练得哇哇叫苦垂头丧气的小队员瞬间变身整装待发,以帮队友雪雪过生日为名,王晨和几名队员要一起出市区旺角大吃一顿。没来得及回家换衣服,王晨就那么穿着运动外套、七分裤,踩着她多次叮嘱记者不要拍的大头洞洞鞋,夹在几名青春靓丽的潮男潮女中间,淡然步入下班高峰期的地铁站,一路说说笑笑,没有人认得她。

【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