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天天羽毛球网 >> 羽毛球资讯 >> 人物

陪练人生 - 前国家羽毛球队顾俊陪练 杨康

发布时间: 2012-7-24 13:56 |  发布: 天羽 |  来源: GQ.com |  查看: 39844次  |  评论:48

在高而空阔的球馆里,羽毛球会以一种爆发又富有弹性的声音破开空间。而在低矮人众的球馆中,球只是沉闷地和球拍接触,掉头飞回,对一切毫不留恋。当球馆里越来越喧嚣,那种轻盈饱满的声音渐渐被淹没,最终完全消失。


在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的4500平方米的羽毛球馆内,只有杨康会捕捉到这一点。早上8点45分,当运动员们进场开始一天训练前,当教练准备讲解一天的训练内容前,他例行从库房把几十桶球搬进场馆,拆开包装,试着打出几只崭新的球。这是一天开始的固定仪式。

但是,那些球似乎永远和他隔着一层。对训练馆内那些征战世界的运动员们来说,这些有16片羽毛、5克重的球,上面承载着金牌目标和冠军梦。而对杨康来说,他只看到一次次技术到位、姿态优美的击打。他只是国家队的一名陪练,冠军永远与他无缘。

十多年后,杨康已经有了其他工作,但他仍然以私人教练的身份,游走在北京的各家羽毛球馆内。相比之下,公众球馆和俱乐部的场馆里更热闹,有连拍子都握不对的菜鸟,也有专业级选手。根据球与拍接触的瞬间声音,杨康能想象出球在空中飞行的轨迹。某个心明眼亮的一刻,他会突然听到熟悉的轻盈又饱满的一声轻响,不可磨灭的过去在他心底激起一些细碎的回声。

人生四十,更像和羽毛球谈了半生恋爱。无论是运动场上飞扬的主力队员,还是幕后默默无人识的陪练,个中爱恨悲情已经复杂得无从辨起。那一只只仅重5克、长着16片白色羽毛的小球,始终如影随形,深深镌刻在杨康一次次的人生转折处。




2000年奥运会之后,杨康办了退役。但他经常会问自己:是否1997年的那个夏天,他就亲手结束了自己的运动员生涯。

1997年,是杨康最不顺的一年。手和脚上的伤痛集体爆发,就连一直带他的教练也因为婚姻破裂,远走马来西亚。群龙无首,队里一片松散,那一年全运会他的成绩大退。自从1988年进入专业队,10年来,那是杨康脑子里第一次惶恐惊惧地冒出“退役”的念头。身为运动员,早晚有告别的一天,他却没想到会这么早到来。

但队里并不同意,一是这么多年国家训练培养不容易,二来省队里还有一批少年球员,再不济还可以带着他们一起练。前者是杨康心里的隐痛,后者折中着有点儿像退路,他也拿捏不定。就在这时,之前和他一起在湖南队训练,后来选拔进入国家队的龚智超、罗毅刚劝他,不如去北京国家队。

相比之下,国家队是一个全然不同的平台,那里训练的全是世界冠军级的选手,8名队员起码是世界排名前二十,眼界、球技会开阔很多。但需要痛下决断的是,进国家队后只能做陪练——这意味着从此只能跑龙套,意味着亲手扑灭自己比赛拿冠军的任何希望。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会选这条路。

那几天,杨康一直挣扎着,几乎没敢碰球拍。从全运会的比赛成绩来看,他觉得自己在职业化的道路上走得有限,而现在就退役去做一个默默无闻的体育老师,似乎又心有不甘。他似乎在做一个测试,测试自己和羽毛球还有多深多浅的缘分。最终,他决定去国家队,去见识当时世界上最好的羽毛球团队。

国家羽毛球队有4名陪练,男女双打单打各一。尽管去之前杨康就告诉自己要摆放好心态,但现实中,他再熟悉不过的羽毛球,和北京这个城市一样,给他带来的陌生感和不适却同样强烈。

一样的球拍,一样开阔的球馆,一样的喧闹和精疲力竭,激动和希望却从此与己无缘。过去,教练会每天告诉杨康当天的训练内容,现在,教练讲重点时,他却要去库房把当天训练用的球领出来,然后开始给运动员枯燥地喂球、吊球、传球。那时候女双有10个队员,4人一个场,他就陪落单的那两人练。有人受伤了,他也要顶上。一天的训练结束后,他还得把球清理好,场地打扫干净。人去楼静的球场,袒露给他的是无尽的酸涩和疲惫。

现实的接受,一半是无奈,一半也得益于杨康的好脾气。当时,女子双打组的顾俊,和搭档葛菲包揽了1996~2000年之间所有世界级比赛的冠军,被称为“天下第一双”,球打得很好,但就是脾气很大,高兴不高兴,全在脸上挂着。练球时只要一个球没打好,她就会瞪着眼睛“咆哮”:怎么打的!心情不好时,运动员们会故意打一些刁球,调得杨康满场子捡球,还没法有任何怨言。顾俊每天都要比别人多练一个小时球,也都是杨康陪着。教练后来发现,两人的训练越来越默契,于是杨康索性成了顾俊的专职陪练。

作为陪练,除了抛开“我是一名运动员”的想法,甚至需要从技术上给自己清零。每个羽毛球运动员都会结合自己的特点,练几招“撒手锏”,杨康是左撇子,比较罕见,当年在湖南省队时,教练为此给他制定过专门的杀球角度。从事陪练之后,不但要抹掉这些个人的技术特点,还要模拟国外主要对手的打法来练球,帮助顾俊有针对性地进行训练。

羽毛球看起来轻飘灵动,但它的有氧无氧运动量全都远超足球。用顾俊的话说,绝不会让自己的孩子从事这项运动。当年她在南京训练时,每天早上要跑5000米,400米的操场跑12圈半,一次状态不佳,教练看着不高兴了,刚刚跑完还没收住势,又让她再跑5000米。第二天去广州,背着羽毛球包坐火车,车厢门口的那个台阶,她死活都跨不上去,觉得怎么那么高啊!到了广州下站时特别高兴,因为车厢口是平的,没有那级台阶。

相比之下,国家队的训练量更大。而陪练不但要同步完成全部训练内容,还要机动做其他体力活,还要陪运动员加时训练。那种累,杨康有一个数字可以打比方:那时候训练,球拍的杆和弦特别容易断,几个球扣下去,拍子就断了,或者弦松了,他和女单的陪练谭冠群,两人最多的一天上了56把球拍。总教头李永波知道后,专门找了个负责上拍的人,上一把拍子10块钱。

那时候国家队半军事化管理。每天早上7点就得起床,点名,100多名运动员全到齐了才能开饭,要是某个人起晚了,其他100多人全都得等着——一直到现在,准时还是杨康的本能,否则总觉得边上有100多号人在瞪自己。每天8点1刻准时开始训练,教练布置训练计划,杨康就得开始忙各种琐事、陪同训练。晚上10点钟准时查房,教练在走廊里点名,所有人隔着门应答,不允许夜不归宿,发现一次,立即除名。当年杨康就亲眼看着男单的一个队员被除名,背着行李在总局门口默默流泪,久久不肯离去。

在国家队,主力队员一旦有什么情绪波动,上到教练,下到陪练、后勤,全都得想办法来帮助调整。而身为陪练,杨康心里有什么不痛快,只能是默默地找几个哥们儿出去喝闷酒。出于男人和陪练的双重自尊,他尽量不让队友看出他的脆弱。大家一直称呼他为“开心果”,其实,“开心果”有着比别人更多的委屈和酸楚。

难得的休息日里,女队员们都喜欢拉杨康这个“陪练”出去“陪逛”,那几年,秀水那一带的每个档位他都和那帮“娘子军”们逛过。陪着那些世界冠军在北京的大街上走,边走边聊天,是他那几年不多的彩色记忆。

一晃就是4年,常有朋友和队友问他有没有意思?开始他也支吾着说不清,后来他的想法是:如果心态不好,这4年会十分难熬——这是一个任由个人填充的回答。作为陪练,打球、训练都不是为了自己,注定出不了成绩,看似一条不归路。但在全世界最高水平的训练馆内,哪怕你不会打球,天天坐着看,也能学到很多东西。队友们开玩笑,一头猪在这里待3个月,也能直立行走,打一手漂亮的羽毛球。战略战术、训练方案、运动保护……都是世界最领先的,在这样一个高水平、高素质的平台上,人的视野、能量和意志,全都会大幅度提升。杨康相信,即使自己以后再不碰球拍,人生也已经全然不同。

热门评论

80128090@qq.com   2017-6-28 21:40:17

杨康教练与霄羽羽毛球俱乐部合作,开设成人羽毛球培训班,杨康教练亲自授课,感兴趣的加我微信13691165727
蓝海   2012-8-06 12:15:29

杨康很有毅力,很有原则,赞一个!
懒垟垟   2012-8-03 13:23:14

我也觉的羽毛球不仅能锻炼身体,更主要的是能扩大自己仅有的交际圈和丰富自己的生活,我大学四年都是在羽毛球中度过的,很多要好的朋友都是通过羽毛球认识的,包括我的女朋友,我特别感谢羽毛球能带给我这么多!
新奇鼠   2012-8-03 11:06:23

金牌选手的坚实阶梯!希望有机会能认识一下!
寻梦人生   2012-7-28 22:40:30

杨教练还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过去呢,在中国做运动员就是辛苦啊~~
轻舞肥羊   2012-7-27 09:12:48

看得出来,杨教练是个知足常乐的人,对朋友也不错。可是...文中举的例子...住朋友的房子一住六年,房租至少也有个十几万了,分文不交不说,朋友逢年过节还买东西去看他,无论在哪儿,这事儿...不能这么办吧?

都已经工作了,福田也好、驻场教练也好,收入都应该还不错的,稍稍懂得感恩的话,至少逢年过节还买点儿东西去探望朋友的应该是杨教练而不是那个朋友吧?

不好用运动员都很单纯来解释这事儿,何况杨教练当时已走向社会、早不是运动员了...不知道作者的例子是否真实,也不知道他举这个例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duyu   2012-7-26 16:31:52

我在多家俱乐部和杨康打过球,也在商务部的球馆里见过他教球。杨康技术高,性格好,很温和,脸上随时笑呵呵。
nxlilin   2012-7-26 15:49:03

奉献需要勇气和毅力
celialls   2012-7-26 15:31:04

他在哪里教球?我也想找他学球呢~
筱满:我的启蒙教练就是杨康,之前几乎不会打球,在杨教练的指导下,才掌握了羽毛球基本功,现在越来越喜欢羽毛球这项运动.杨教练为人谦逊,温和,耐心,细致....
天羽新童   2012-7-26 14:43:31

我也是福田的,不过我在潍坊,杨康生活的强者!
【已有48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