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天天羽毛球网 >> 羽毛球资讯 >> 业羽新闻 >> 广西

表兄弟“笑傲” 柳州少儿羽坛(组图)

发布时间: 2013-3-03 23:36 |  发布: 天羽 |  来源: 搜狐体育 |  查看: 7340次  |  评论:0

接球训练结束,球场上遍地是羽毛球,小队员们要自己动手将球收回去。
( 7 )
接球训练结束,球场上遍地是羽毛球,小队员们要自己动手将球收回去。
压腿是两个孩子每天训练的必修课。
( 6 )
压腿是两个孩子每天训练的必修课。
训练时,两人经常是对手,一场训练赛打完,他们上前互相握手,体育精神贯穿到整个训练中。
( 4 )
训练时,两人经常是对手,一场训练赛打完,他们上前互相握手,体育精神贯穿到整个训练中。
教练布置的跑步训练,兄弟俩你追我赶,谁也不愿意落后。
教练布置的跑步训练,兄弟俩你追我赶,谁也不愿意落后。
虽然年龄小,但武思成的杀球非常有力。
( 3 )
虽然年龄小,但武思成的杀球非常有力。
下午5时40分,球馆里的灯还没有亮完,提前到达球馆的小队员们已经开始绕着球馆跑步热身。
( 2 )
下午5时40分,球馆里的灯还没有亮完,提前到达球馆的小队员们已经开始绕着球馆跑步热身。
彭俊杰集中起所有的注意力准备发球,动作十分专业。
彭俊杰集中起所有的注意力准备发球,动作十分专业。
输了一场训练赛,作为惩罚,武思成需要绕整个球馆跑三圈,他一丝不苟地跑完了。
( 2 )
输了一场训练赛,作为惩罚,武思成需要绕整个球馆跑三圈,他一丝不苟地跑完了。

  俗语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彭俊杰、武思成这对表兄弟,却在羽毛球赛场上引起众人的关注。

  去年6月,在某汽车厂商组织的南宁站羽毛球冠军赛上,彭俊杰和武思成在场上的表现,令到场嘉宾、前世界冠军赵剑华大为赞叹。“两个8岁的孩子能达到这么专业的水平,确实意想不到。希望他们能够越打越好。”赵剑华当时如是说到。

  这对表兄弟很快引起央视体育频道的关注,去年暑假期间,《体育人间》栏目组专程来到柳州,为他们拍摄了一期节目。

  在柳州,兄弟俩因多次在同龄组的业余比赛中包揽冠亚军,早已成为柳州少儿羽坛的小明星。

  结缘

  表弟彭俊杰今年9岁,表哥武思成大他9个月。虽然年纪尚幼,但两人已拥有多年的球龄。特别是彭俊杰,家人开玩笑说,他从婴儿时期就开始“上”羽毛球场了。

  还在7个月大时,因为父母工作繁忙,彭俊杰就交由奶奶带。奶奶邬友松热爱打羽毛球,每天都要和球友们到场上去“比拼”,彭俊杰自然也就跟着进到球场了。

  邬友松说,那时自己常和老伴一起去球馆。一个人上场时,另一个人便在场下照顾孩子,两个人都上场时,就请他人帮忙照看。彭俊杰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开始接受羽毛球运动的熏陶。

  到了三四岁的时候,彭俊杰拿球拍的姿势已经有模有样了。邬友松想把他送到专业教练门下学习,但教练们都以孩子还太小拒绝接收。直到5岁多,彭俊杰才进入到简氏羽毛球俱乐部跟随教练学习,直至现在。

  当时,彭俊杰一个人训练颇觉寂寞,他便央求奶奶说:“奶奶,你带我求姑妈吧,让表哥也一起来学羽毛球。”

  因为表弟的一番央求,武思成最后也走上了练习羽毛球之路。

  苦练

  2月28日下午5时,下课铃响过之后,彭俊杰和同学们一起走出了公园路小学的大门。奶奶邬友松正在校门口等他,他们要马不停蹄地赶往位于滨江西路的俱乐部开始训练。

  在路上,彭俊杰就着牛奶吃了一点面包。因为每天的训练从下午6时开始,要到晚上7时30分才结束。等赶回家洗完澡再吃饭,要到晚上8时多了,所以必须先垫垫肚子。

  武思成就读于弯塘路小学,他下课的时间稍晚一些。妈妈彭晓菊同样在校门口等着他,然后在下午6时前把他送到俱乐部的训练场上。

  每周从周一到周六,除了春节等重大节假日,彭俊杰和武思成的羽毛球训练雷打不动。而玩游戏、看电视等其他孩子熟悉的娱乐方式,他们只有在少数时候才能接触到。

  教练一声哨响,训练便开始了,彭俊杰、武思成和其他小队员一起,首先练习基本动作。

  垫步、上前、击球,看上去非常简单的动作,彭俊杰、武思成却做得一丝不苟。约半个小时的训练中,他们重复着同样的动作上千次。

  2月28日是周四,还是体能训练的日子。在剩下的时间里,教练安排了短跑和长跑训练。

  彭俊杰和武思成被分在一组,虽然兄弟俩平日的关系甚好,但到了训练场上,却谁也不甘落后。短跑训练中,起跑时两人都屏住呼吸,紧张地倾听教练的发号令,生怕落后一步。在长跑比拼中,两人亦是你追我赶。

  一个半小时的训练后,两个孩子都已气喘吁吁,彭俊杰还从额头上抹出一把汗甩在地板上。但被问到累不累时,两个人却不约而同地表示不累。

  武思成的妈妈彭晓菊说,可能是因为兴趣的原因,还从没有听到两个孩子抱怨过训练太苦或太枯燥。她也曾建议武思成可以学点别的项目,但孩子说放不下羽毛球。

  梦想

  关于未来的畅想,两个孩子都把羽毛球与自己的生活联系在一起。他们都说,自己的梦想是成为世界冠军。

  或许正是出于这样的信念,两人对球场上的胜负看得很重,好胜心都特别强。邬友松说,训练场上的比赛中,如果是输给其他年龄大一些的孩子,两人都能接受;但兄弟俩之间的对决,输了的一方却往往会哭鼻子。

  2011年底,世界羽联总决赛在柳州举行,当时主办方要选拔一名少儿羽毛球爱好者与到场的球星互动。当时在选拔中败给表弟的武思成便颇不服气,他不停地问彭晓菊:“妈妈,为什么他们不选我?”

  兄弟俩之间这种“较劲”,让双方谁都不敢懈怠,促使着他们的球技不断进步。刚开始的时候,武思成因为接触羽毛球稍晚,水平很差,彭俊杰根本“不屑”与他较量。但武思成每天刻苦训练,很快赶了上来,成为表弟最难缠的对手。

  教练简劲评价这两名弟子时说,他们的悟性都比较好,而且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每天都取得新的进步,很难说谁潜力更大。

  如今,当被问到谁比谁厉害时,两人谁也不敢掉以轻心了,都谨慎地表示“两个人都差不多”。

  表兄弟之间的这种“你追我赶”,或将“锤炼”出真正的“明日之星”,柳州羽坛期待着。

 
  唐寅/图

  策划:覃文武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