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天天羽毛球网 >> 羽毛球资讯 >> 人物

羽球名宿前往日本执教 20年生涯几经曲折

发布时间: 2013-5-12 13:12 |  发布: 天羽 |  来源: 《羽毛球》杂志 |  查看: 6611次  |  评论:0

因为黄华的关系,我联系上了1988年全英赛女单冠军辜家明。今年3月的一个周六下午,我们相约在东京人流如织的新宿西口小田急百货门口见面。

辜家明高挑清瘦,略施粉黛,说话声音异常温柔,透着一种优雅的气质。她带我找了一家咖啡店,说这样可以边吃边聊。过马路时,碰见一位为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募捐的年轻人,面对对方的请求,辜家明从钱包中掏出1000日元捐了出去。

去日本只是偶然

1988年是辜家明羽球生涯最辉煌的一年。当年3月,24岁的她在久负盛名的全英公开赛决赛中击败韩国名将李英淑,赢得女单冠军。5月,她作为第三单打,为中国队赢得尤伯杯冠军立了功。

这时的日本正处于经济发展的顶峰,著名的雅马哈公司在当时也生产羽毛球产品,并拥有自己的球队。他们通过中国体育服务公司,联系到中国国家队,希望能派中国的辜家明和钱萍到日本去参加国内比赛。5月的尤伯杯赛结束后,辜家明回到北京。6月13日,她就与钱萍踏上了前往的日本的旅程。辜家明说:“我是以公派的名义和雅马哈公司签了两年的工作合约。那时,我的世界排名在前10位,本来还准备回去参加国际羽联的年终总决赛。如果是现在的话,我可能不会来日本。另外,当时在北京呆了8年,想换换环境,学点其他的东西,去日本可能是人生的一次转机。”当时,日本媒体以羽毛球界的“黑船事件“来报道辜家明加入企业联赛,而辜家明之前只来日本参加过一次日本公开赛,日语完全是零基础。没想到,从1988年初来日本,辜家明此后的25年都奉献给了日本的羽毛球事业。

最开始,辜家明来到了位于静冈县滨松市的雅马哈公司羽毛球部。据她介绍,日本的羽毛球界并没有职业球员,她一般是上午工作,下午进行半天训练。每周有两次,上午需要自己坐巴士去公司报到。除此之外,她每周还会上两次日语课。由于老师是教英语的日本人,也没有课本,学了3个月时间,效果并不是特别好。当时的生活很难熬,语言、饮食都不习惯。每天都哭着想中国。特别是饮食比在中国国家队差了很多。

这期间,辜家明和钱萍作为日本羽毛球联赛最早的外国选手参赛。由于日本的联赛有严格的规定,外国人来日本未满两年不能参加日本国内的个人比赛,只能参加团体赛中的双打比赛。两年后,才可以参加团体比赛的单打比赛。时间飞逝,转眼两年过去,队友钱萍选择了回国,而辜家明则陷入了回与不回的思考。一年前,辜家明的妹妹来日本留学,这给了她一些家庭的温暖。当时,她的日语依然是一知半解,如果回去了,她觉得浪费两年的时间,语言又没有学好,心有不甘。就在这个时候,雅马哈公司再次抛出了橄榄枝,邀请她担任球队教练。经过一番考虑后,辜家明接受了这项请求。虽然语言沟通有障碍,但羽毛球教学毕竟是需要动作演示的,连比带划,辜家明开始了自己的教练生涯,一干就是20多年。

执教生涯几经曲折

在采访中,辜家明反复提及,在羽毛球教练这个岗位上自己几次都想过放弃,“但是因为大家是那么热情,希望我能帮助他们,每次都被大家的热情和干劲所打动,最终又坚持了下来。”

上世纪90年代,日本的泡沫经济破裂,各大企业都受到巨大冲击。1995年,雅马哈公司因为经营困境选择羽毛球部休部。当时,辜家明一度打算从此离开羽毛球,去过普通人的生活。“那时的日本社会比现在保守,女性一般结婚后都会选择辞职,在家相夫教子。”辜家明说。也是在雅马哈羽毛球部休部后,辜家明于1996年与公司同事神谷恒雄结婚,并改名为神谷家明。

就在辜家明准备彻底隐退时,位于秋田县的北都银行羽毛球部负责人齐藤永吉多次找到她,希望她去秋田。面对对方的软磨硬泡,辜家明最终心软了。齐藤永吉后来在一遍回忆文章中说:“不愧是名教练,棒球中有为了练习防守进行上千次的击球训练,她也是以这样的方式严格要求队员的。”辜家明说:“从那时起,我觉得自己不会再离开羽毛球了。对于我而言,能给人以影响和帮助的,只有羽毛球这个手段。”

1997年,北都银行队也因为经济原因解散。之后,辜家明去了神奈川县的NEC相摸原队执教4年,并将球队带到了联赛第2的位置。回忆在NEC公司的时光,她说:“领队给了我很多的自由,怎么样带队员训练、比赛,都是由我来统筹安排。”

悉尼奥运会后,辜家明进入日本国家队教练组,成为米仓加奈子的教练。辜家明执教米仓加奈子的最好成绩是在2001年和2003年两届世锦赛上,帮助她进入了女单8强,并在2005年拿下日本全国冠军。总结米仓加奈子的羽球生涯,辜家明认为米仓夺得1998年亚运会冠军后没有再取得大的突破,关键在于她的一些基本功不够扎实,导致她后来面对中国选手总是处于下风。在训练中,辜家明想帮助米仓改进一些技术。米仓曾经不理解,虽然接受了,最终却是哭着完成训练课。辜家明说不管理不理解,你先做,有些事情需要在做了后才能理解。

在执教过程中,辜家明很注重因材施教以及培养双方的信任感,不同的选手根据身体素质的不同,她安排的训练强度也不太一样。她说:“我的教练陈福寿当时安排训练就很合理,这也使我在多年的运动生涯中一直没有什么大的伤病。”

帮助普通人打好羽毛球

有一年,辜家明带队员到欧洲参赛,她往家里打了很多次电话,结果没有人接听。后来才知道,丈夫被玻璃割破了血管,住进了医院。辜家明说:“丈夫的年龄比我大了很多,当时我就意识到我们一起生活的时间比较短,想珍惜彼此相处的日子。”雅典奥运会后,辜家明决定去执教日本青年队,这样一方面能照顾好家庭,另一方面还能帮助青年选手提升技术,并且青年队的集训时间相对较短,个人负担也要轻一些。

谈及这几年日本羽毛球的进步,辜家明认为,首先是日本建立了一个专门的训练中心——东京味之素国家训练中心。以往日本国家队每年只在大赛前进行集训,并且没有固定的训练基地,需要另外租训练场地。现在,国家队几乎有半年的时间在一起练习,剩下的时间去世界各地比赛。其次,日本羽协以及日本奥委会对国家队的拨款也不少。奥运会后,很多国家都在压缩经费,出国参赛的人数在减少。而现在日本队出去比赛都是十多、二十人的规模。

来日本20多年,辜家明认为自己最大的贡献就是出了一套《辜家明羽毛球set up》的录像带。之前,辜家明曾在日本羽毛球杂志连载过关于羽毛球技术的文章。当时,杂志的编辑认为,如果辜家明出一套关于羽毛球教学的录像带,一定会热销。辜家明说:“其实,当时准备得不是特别充分,我和编辑是一边写录像带中的台词,一边进行拍摄的。”最终这套录像带因为讲解深入浅出,在日本颇受好评。之后,辜家明还出了一本名为《女士的羽毛球》的书。辜家明说,日本妇女的消费能力非常强,很多人热爱打羽毛球。不过这些妈妈桑们动作不太规范,很多人甚至不会侧身击球。辜家明在这本书中用浅显易懂的语言教她们怎样规范动作,预防伤病。另外,她说日本有专门的妇女国际羽毛球赛,也是按照年龄来分组。她和胡山乔等人曾经参加了前三届比赛,并且获得了冠军。

去年底,辜家明辞去了日本青年队的教练工作。她现在主要的工作就是一周三次去茨城带日立公司的球员训练。另外,她还会抽时间去日本各地办羽毛球讲座。每次讲座,辜家明都会让主办方邀请当地的教练参加。她认为只有基层教练的水平提高了,日本的羽毛球水平才能提升到更高的层次。

辜家明:

现名:神谷家明

简历:1964年生,湖北荆州市人,国际级运动健将。1978年进入湖北省羽毛球队,1980年选入中国国家羽毛球队。1988年赴日本打球、执教至今。

主要成绩:1986年亚运会女团冠军成员,1988年全英赛女单冠军,1988年尤伯杯赛冠军成员。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