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天天羽毛球网 >> 羽毛球资讯 >> 人物

陶菲克挥别曾经闪亮羽坛岁月 天王不再江湖留传奇

发布时间: 2013-7-15 10:39 |  发布: 天羽 |  来源: 《羽毛球》杂志 |  查看: 3281次  |  评论:0

文、常思聪

  2013年6月16日,印尼雅加达塞纳扬体育中心,印尼羽毛球超级赛闭幕特别仪式正在举行。

  在数万名观众的见证和致敬下,印尼羽毛球的传奇人物、世界羽毛球迷心中的“天才少年”、中国球迷口中亲切的“桃子”——陶菲克 希达亚特正式挂拍退役,淡出羽毛球界。

  从印尼羽协主席吉达先生手中接过荣誉证书,面对着全场数万名高喊着自己名字的粉丝们,陶菲克眼中噙满泪花:“也许这是我告别印尼羽毛球选手这一身份的最好时候,除了感谢,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言语能够表达此时的心情。此时的我,心中五味杂陈,即将告别我为之奋斗了25年的羽毛球职业生涯,对我来说此时此刻格外的沉重。”

  早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后,陶菲克就曾多次表示,此次印尼超级赛将是他羽毛球职业生涯的终点站。然而,对于众多陶菲克的拥趸来说,这一刻来得是那样的突然,又是那样的不舍。

  “我只有过8年的自由时光,25来,羽毛球就是我的人生。”

  陶菲克说,8岁时他喜欢足球,可是父亲告诉他,羽毛球才是印尼的国球。“如果你要玩足球就只能呆在印尼,如果要进国家队就要去打羽毛球”。从此,陶菲克开始了自己漫长的羽毛球生涯。正如他在退役仪式上说的:“回忆起来,只有8岁前那段时光我是自由的。直到这一刻,25年来,羽毛球就是我生活的全部。

  15岁那年,陶菲克进入印度尼西亚国家队,3年后的1999年,他头顶亚洲青年锦标赛冠军的头衔第一次参加全英公开赛。虽然在决赛中惜败给当时的世界男单头号种子盖德,仅收获亚军,但陶菲克极佳的状态和极具观赏性的打法震惊了世界羽坛,被誉为“羽坛神童”。

  2000年,意气风发的少年悍将陶菲克作为悉尼奥运会的头号种子,却在四分之一决赛中输给了排名第7的中国选手吉新鹏。走出赛场,陶菲克哭了。“是的,我哭了,我不相信我为什么会输?我又必须等待4年,等待下一次奥运会。我已经是顶级选手了,我是第一,为什么会输?后来的几天,我自己在想,那只是一场比赛,谁都可以赢,谁都可能输。在输了之后,我要去轻松一下,疯狂一下,去PARTY,去听歌,去忘记这场比赛。所以之后我都没有看接下来的比赛,每天都出去,不再想那场比赛。但是我没有想过放弃羽毛球,因为我的人生目标就是奥运冠军”。

  2004年雅典奥运会,陶菲克再次踏上奥运赛场,一路过关斩将。四分之一决赛2比0战胜盖德后,他说:“我的目标就是夺冠,没有人能阻止我为我的国家拿到这枚金牌!”决赛中,他以2比0完胜韩国的孙升模。现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陶菲克说:“我想那时是有一个巨大的桂冠在我身后。拿下最后一个球,我愣住了,跳了起来,又停了几秒。我不敢相信,我得到了冠军!我哭了,抱着教练非常开心。我感谢上帝,最顶级的金牌我已经拿到了,这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的!”那一次,陶菲克哭了,这是夺冠之后的眼泪,他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站到了世界羽坛之巅。

  2006年釜山亚运会,陶菲克击败了当时人气飙升的夺冠大热门、中国头号男单林丹,成功卫冕男单。

  “他不是什么前冠军,他就是冠军!”

  视羽毛球为国球的印尼,从来就不乏羽毛球的顶尖高手。从梁海亮、叶诚万到苏吉亚托,可谓是江山代有才人出。然而,唯有被誉为古典大师最后一人的陶菲克才称得上是偶像天王。

  中国有句古话:男生女相贵人相。陶菲克大大而略凸的眼睛,豆芽菜一样的身材,没有棱角分明的肌肉线条,细细的胳膊和纤长的腿,加上那张秀气俊俏的娃娃脸和迷人的微笑,令无数粉丝为之倾倒和着迷。狮子座的陶菲克热情、阳光、大方,举手投足尽显王者风范。这其中透露的男人味,配合其绝对阳光的形象,不知道迷倒多少美女。成名后的陶菲克一刻也没摆脱过各类绯闻,以致被印尼媒体冠以“花花公子”的恶名。

  而与之俱来的,狮子座的陶菲克爱面子、自信得有点儿自大,常常会很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也常常会因此使自己不快乐。他并非有意炫耀,只是认为这是他理所应当的自然表现。

  年少成名的陶菲克集荣誉和万千宠爱于一身,他也像很多年轻人一样,自负起来,并迷失了自己的目标。陶菲克的竞技状态在一天天下滑,近年来在世界大赛上别说拿冠军,就连闯入4强都少之又少。人们看到有关他的新闻,大多与“爆冷”或者“失利”等字眼有关。与成绩下滑相反,陶菲克的脾气和不羁的性格一天天地显露出来。

  2002年在釜山亚运会遭遇裁判不公正判罚,敢做敢为的陶菲克愣是来了一招罢赛,并放言从此不再到韩国参加任何比赛。最后,印尼总统亲自打电话来,他才继续参加比赛。而在同年举行的印尼全国羽毛球锦标赛上,观众冲陶菲克发出嘘声,他手握矿泉水瓶朝着骂声的方向,冲着那个后来被证实名叫埃伦的球迷大吼了一声:“够胆你就下来!”对方没有下来,但骂声却再次响起。他发火了,把矿泉水瓶朝着埃伦的方向砸去,之后又冲上看台,挥起球拍朝埃伦的手臂砸下去,埃伦的左手臂顿时鲜血直流。

  2009年,为自己的恩师抱不平,陶菲克与印尼羽协撕破脸,公开决裂宣布退出国家队,以个人名义训练参赛。2005年世锦赛,谈起林丹时,他的一席“等林丹赢得世界冠军,你们再拿他与我比较吧,现在他还什么都不是”的狂言更是拉开了数年“林陶大战”的序幕。

  然而,这就是陶菲克,年少轻狂过,因为他傲人的战绩和无可比拟的魅力。无论如何,他是世界羽坛曾经的旗帜,是所有羽毛球运动员心中的一座山峰。2012年伦敦奥运会对决后,林丹曾说:“没准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会怀念陶菲克曾经帮助我成长的那一段时间。”去年汤尤杯赛后采访时,日本选手田児贤一更表示,自己从小就视陶菲克为偶像,通过看他的比赛录像来学习提高自己。现排名世界第一的李宗伟在得知陶菲克退役的消息后,不无伤感地说:“他对我来说是影响最大的人,可以说,没有陶菲克就没有我。在我年轻的时候,我的目标就是超越他,他是我刻苦训练的动力。”

  30而立的陶菲克,曾经的莽撞少年,已经随着岁月的流逝而磨平了棱角。他会在赛后和林丹拥抱致意,会微笑地面对采访镜头,会友善地满足粉丝的签名合影。或许有人认为,萦绕在陶菲克头上的冠军光环已经褪色,但是在职业生涯谢幕之时,他为自己的人生赢得了另一座丰碑——他,与这个世界和解了。

  诚如印尼羽协主席吉达在退役仪式上所言:“不管什么事都不能抹杀陶菲克对印尼和世界羽毛球的贡献,对我而言,他不是什么前冠军,一次的冠军就是永远的冠军!”

  “我不会离开羽毛球”

  与举行一场巨星闪耀的退役赛的盖德不同,陶菲克把自己职业生涯的终点站放在了培育自己的故乡,也是自己的成名之地——印尼超级赛。许多人期待着陶菲克能够以一个冠军的身份,给自己的职业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点。然而结果却令所有人失望了,久疏战阵的陶菲克竟以1比2(21比15、12比21、17比21)遭印度选手逆转,第一轮就遭淘汰。

  这样的悲情结局无疑让诸多粉丝伤心不已,也加重了外界的猜测:陶菲克已经心疏意懒,不再对羽毛球感兴趣了。退役后的他会专心在家相妻教子,不会再涉足羽毛球。2010年,第二个孩子出世后,陶菲克在公众面前所展现的更多的是一个尽职的好丈夫和慈爱的好父亲的形象。他不止一次地表示,家庭对他来讲是最重要的,“要花更多的时间去陪家人。”但作为一个羽毛球天赋如此之高的人,他真的会离开自己所钟爱的羽毛球吗?

  自从陶菲克宣布退役消息的那一刻起,各路媒体围绕着他退役后的去向的猜测不绝于耳。陶菲克自己对种种消息不置可否,当有人问起是否会在退役后转行当教练时,他一口否认了:“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当教练,有些人年轻的时候可能是非常好的运动员,但是他不一定能够成为好的教练员。”但同时他又承诺,自己退役以后,“绝不会离开羽毛球。”

  2012年底,一座建筑面积6600平米的宏伟场馆在雅加达市东区拔地而起,这就是陶菲克出资兴建并亲自出任老板、以他自己名字命名的“陶菲克o希达亚特球馆THA”,这也是全世界第一座由运动员自己出资兴建、管理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羽毛球馆。这座球馆分两层,一层是运动用品售卖区和休闲住宿区域,二层则是配备有8片标准羽毛球场地的运动区。这个场馆的宗旨是 “THA for all, for Indonesia”,也就是说,这个场馆不是为专业比赛而建,而是面向所有热爱羽毛球运动的普通大众。与此同时,陶菲克建立的羽毛球青年训练营也将在此开展起来。

  结束了自己平生最后一场比赛后,陶菲克在赛后新闻会上表示:“我没考虑过当教练的问题,我还没见过哪个像我一样的世界冠军能够成为好的教练,但我觉得我可以领导他们。”自信的他带给了我们一个巨大的惊喜,他要做教练的老板!

  在6月16日举行的退役仪式上,陶菲克将自己用过的一支球拍转赠给了印尼羽毛球新秀乔纳森o克里斯蒂留作纪念,并寄语说:“我希望在我退役之后,印尼羽毛球能够后继有人,希望年轻的羽毛球新秀们能够延续印尼羽毛球的辉煌!”

  再会!江湖

  谢幕一战,陶菲克说,“今天的结果也许是不好的,但请不要只看今天,也请你们回头看看我经历的这些。”的确,8岁开始羽毛球生涯,15岁国内成名,印尼天王的成绩簿上写着一连串的纪录:18岁刚出道就夺得全英赛亚军,21岁斩获亚运会冠军,23岁问鼎奥运会冠军,24岁夺得世锦赛冠军,25岁又蝉联亚运会冠军,印尼公开赛6届冠军得主,是集奥运会、世锦赛、亚运会男单冠军于一身的史上第一人。他在2006年世锦赛杀出的那一记时速305公里的男单跳杀记录,至今仍无人打破。

  “这些年我经历过艰辛与快乐,与(印尼)其他的羽毛球运动员相比,我得过的奖杯数不胜数,我感到很知足。尽管很多人对我有争议,说我口不择言、叛逆,但我用成绩证明了自己。”

  陶菲克挂拍离去,一如他球场的风格一样潇洒。继丹麦“金童”盖德去年退役后,曾经的男单四大天王中已经有两人淡出羽坛,只剩下林丹和李宗伟还在坚持。隐退之时,陶菲克有如淡漠江湖的侠客般留下一句:“羽毛球发展到今天,提高了很多,这是好事情。剩下的只是由谁来接过大旗。我希望这项运动能够继续发展壮大。”

  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发现,陶菲克像他的恩师穆里奥一样,坐在场地的一角,疼惜而专注地看着自己的弟子为了新的冠军而拼杀。

  我们期待着!

  再见,陶菲克!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