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天天羽毛球网 >> 羽毛球资讯 >> 人物

郭振东转型教练“菜鸟”记 严厉郭导也是亲切东哥

发布时间: 2014-1-23 16:25 |  发布: 天羽 |  来源: 《羽毛球》杂志 |  查看: 3858次  |  评论:0

  文/杨弋非

  退役后当教练,这是郭振东早就计划好的。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当教练的机会来得那么快。

  郭振东清楚地记得,2013年10月4日,全运会后正式退役的他正在家里享受最为轻松惬意的时光,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这一切。电话那头,国家队副总教练田秉毅对郭振东说:“收拾一下,就这两天到萧山报到,去新一届的国家青年集训队执教。”

  得到这一通知后,郭振东马上收拾行李,准备出发。虽然常年在外征战,郭振东对这样的程序再熟悉不过了,但这一次他却感觉既激动又兴奋,还有些许的紧张。接到电话的第三天,郭振东出发了,向着新的起点。

  青年队里茫然的“菜鸟”

  到达萧山后,郭振东第一时间到青年队总教练孙成华那里报到。孙成华告诉郭振东,是他向国家队提出让郭振东到青年队担任教练工作。他希望郭振东可以多年积累的比赛经验和掌握的先进的训练理念、训练方法传授给年轻队员,帮助他们提高水平。

  虽说早已打定当教练的主意,但是直到去年全运会结束,郭振东一直在参加各种比赛,没有时间系统学习一些理论知识。他只能在训练间隙留心观察国家队的教练们是怎么安排训练的,再加上自己多年对羽毛球的理解,这就是他最初的“教练手册”。

  到了青年队,第一步该干什么,郭振东一头雾水。想了半天,他终于有行动了。负责男队的他从总教练孙成华那里知道了谁是男队队长,马上到运动员宿舍找到他,让他统计每一个集训运动员的电话号码,同时也把自己的号码告诉给每一个队员。郭振东说:“为什么这么做我说不上来,反正原来我集训的时候,每一次到达集训地,第一件事就是这个。”

  万事开头难。本次集训的队员都是1997年、1998年出生的队员,现在的孩子可都是“自来熟”,遇到曾是世界冠军的“郭教练”,小朋友们一开口就是“东哥”,这让第一次当教练的他傻了眼,心想自己当运动员的时候,对教练可都是心怀敬畏,现在小队员跟自己那么“亲”,让自己有点绷不住脸来。

  集训开始的前一天,全体教练员、运动员开了一次见面会,郭振东第一次以教练的身份做了自我介绍:“我是郭振东,这次主要协助男队的训练任务。”有众多同事在身边,他的自我介绍声音还算洪亮。可第二天训练前交代训练任务的时候,郭振东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说话声音小得几乎只有自己才能听见。回忆起来,郭振东说:“教练也要很好的心理素质啊!”

  教练组中严厉的“郭导”

  执练经验的欠缺,让郭振东不能马上适应新的角色,但是凭借过硬的专业素养,他很快在训练场上找到了自己大展拳脚的地方。

  为了让运动员们能够分清训练和生活的不同,郭振东要求队员们在训练的时候一律叫自己“郭导”。从“东哥”到“郭导”,改变的不只是名字,而是一种态度。

  到青年队前,郭振东猜想参加集训的队员都是各年龄段出类拔萃的,技战术应该都达到一定水平了。所以,他初步制定的训练计划主要是如何提高队员的战术意识和技战术的合理性,以及提升队员们的综合实力。可第一堂训练课,郭振东之前的所有计划便落空了。“我没想到他们的基础那么差,不管是技术还是体能。连一个吊球,都要我去告诉他们正确的动作、正确的落点。”虽然已经过去两个月,但说起这段,郭振东还是一脸无奈。

  无奈归无奈,但现实还是要面对的。既然队员们的基础差,那就从头开始练。每堂训练课,郭振东都一丝不苟地站在训练场边,一旦发现小队员动作不对,他马上亲自上阵,给队员们示范动作,还经常手把手地纠正队员们的动作。训练场上的郭振东,没有了平日里和善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时常微皱的眉头。

  郭振东的严厉不仅仅体现在球场上,体能训练的时候,他更是一副“铁石心肠”。鉴于集训的队员们体能普遍较差,所以本次集训队在体能训练上加了量。很多小队员在地方队时从没经历过这么大量的训练,没几天就叫苦不迭。好几次跑步的时候,还没到量,就有队员来找郭振东诉苦:“郭导,实在跑不动了,我不行了。”拿出一副可怜兮兮表情的队员们本以为可以博得郭振东的同情,谁知郭导头一扭、手一挥:“接着跑!”

  郭振东的“残忍”,更多的是一种爱,他说:“要想有足够的体能,这样的训练是必须的,这是成为优秀运动员的必经之路。其实,这样的训练量远远不够,我小时候训练时,跑步爬山,都累到吐,吐完还得接着跑。现在的运动员,训练量远远不够,他们甚至都没有达到过‘极点’。”

  让郭振东印象最深的是一位来自东莞李永波羽毛球俱乐部的小队员,师从名帅汤仙虎的他技战术水平在小队员中出类拔萃,但是体能却有所欠缺。一次训练课跑400米,刚跑两趟,这个小队员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郭导,我实在跑不动了。”郭振东说:“行,那你先休息吧。”还没等小队员兴奋表情显露出来,郭振东又说了一句:“然后还要接着跑,必须完成任务!”这从天堂瞬间到地狱的落差,让小队员一下“崩溃”了,直接躺在田径场上哭了起来。郭振东把这一幕拍下来发到了自己的朋友圈里,引来一片“残忍”的评价,他笑着说:“我也知道这很累,但作为运动员,他们必须经历这样的训练,这是对他们好。”

  的确,这样的训练是有效果的,集训期间,青年队会安排队员们和浙江省队年龄相仿的队员进行交流对抗。集训刚开始的时候,国青队的队员没有什么优势,尤其到后半段体能下降之后,就出现动作变形、失误增多的情况。而随着集训的推进,青年队队员的体能大大增强,到集训后期的交流对抗中,青年队队员们体能上的优势逐渐凸显,技术优势也得到更好地展现。队员们感受到这一点后,纷纷主动向郭振东表示感谢,郭振东第一次在教练的岗位上有了一些成就感。

  生活中亲切的“东哥”

  训练场上,郭振东要求队员们叫自己郭导,可到了生活中,好脾气的他依然是小朋友们口中的“东哥”。刚刚退役就当教练,郭振东给青年队带来的不仅是先进的技战术意识和训练方法,更重要的,是他对运动员这个位置的切身感受。

  郭振东说:“自己也是从运动员一路走过来的,训练中遇到阻碍、生活中遇到问题的时候,运动员会怎么想,我很清楚。”尤其是现在手下的队员都是十几岁的小孩,在生活中,郭振东收起了训练场上的严酷,展现的是大哥的亲切与贴心。

  一堂训练课结束,一位小队员愁眉苦脸地找到郭振东:“郭导,我的小腿肌肉这两天一直硬邦邦的,打球时感觉一点弹性都没有,而且脚踝也很酸疼。”郭振东仔细检查了小队员的小腿,认定是训练量加大导致的小腿肌肉过于紧绷。郭振东回忆说:“那段时间练跳绳比较多,可能这是主要原因。”

  由于青年队是临时集训的形式,所以队里并没有专门的队医,教练必须同时担起队医的责任。郭振东刚退役,还没时间仔细研究学习相关的知识,被推到第一线后,遇到这种情况,他有些束手无策。无奈之下,他只能先让小队员回屋,自己则拼命回忆自己当运动员的时候,国家队队医是用怎样的方式给自己放松的。想了很久,郭振东终于有了对策,他抽空去了一趟超市,回来的时候手里拎了根擀面杖。当天训练结束后,他把那个小队员叫到屋里,让他趴在床上,然后用擀面杖在队员的小腿上来回滚动,以此来放松肌肉。刚开始小队员疼得滋哇乱叫,可3天后就恢复了之前生龙活虎的样子。

  集训到后半期,一次训练中间,一名小队员由于体能透支全身抽筋。一般来讲,如果某个部位出现抽筋,只要往它的反方向拉伸就可以缓解,可全身抽筋就是各个方向都动不得。这架势别说体会过,郭振东连见都没见过,可队员这样,自己不能不管啊。于是,郭振东一边让队员躺在地上别动,一边让队员喝一些运动饮料,自己则慢慢地给队员按摩,按一会,给队员放松一会,持续了40分钟,队员终于恢复正常,郭振东则是一头的汗水。

  从青年队回来,所有人都说郭振东瘦了,郭振东说,这两个月自己轻了整整4公斤。过去只需管好自己,现在要管十多个人,无论是每个人的训练计划,还是日常作息,都是郭振东的工作内容。他说自己正在不断学习,在他心里,最为重要的是通过自己的工作,让小队员们明白,成为一名合格的运动员,他们需要做些什么。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