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天天羽毛球网 >> 羽毛球资讯 >> 人物

龚伟杰:顺其自然的梦想家

发布时间: 2014-2-11 23:27 |  发布: 天羽 |  来源: 羽毛球杂志 |  查看: 4251次  |  评论:2

文/赵婷


提到“梦想家”,人们脑海中出现的总是那种满脑子奇思妙想,充满冒险精神与无限活力的形象。其实还有这样一种人,他们生活的淡然,每天按部就班的完成自己该做的事情,一件一件积累成世人眼中约定俗成的成功。外人看来他们是成功的造梦师,其实他们只是随着生活的节奏在认真的做好自己。长相帅气而又年少成名的龚伟杰就是这样。

 

龚伟杰爱做梦,梦里他会化身各种各样的英雄,飞跃外太空解救各种人。他的梦还常常带有预见性,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赛前夕,龚伟杰发了一条微博,说梦见中国羽毛球队拿了五块金牌,果不其然,国羽史无前例地包揽奥运羽毛球项目的全部金牌。五金的美梦成真了,但是龚伟杰的奥运梦却永远只能是梦想了。



突如其来的致命伤病


  2009年中国公开赛当天早上,国家队在出征前的最后一次队内训练,龚伟杰和队友练习3打3, 为救一个网前球,龚伟杰一个跨步上前反手扑球,就在这时,和自己同组的队友文凯也已经冲到了网前,来不仅闪避的龚伟杰一脚踩到了队友的脚上,把脚崴了,“当时脚就肿起来了,外侧韧带撕裂,怎么固定都没用,它就两边摆来摆去的跟个钟摆似的。”龚伟杰回忆说。

在国家队的训练中受伤崴脚是常有的事,经队医检查后,也并没发现龚伟杰的这次崴脚有什么致命的异常之处,经过常规的固定冰敷,当天晚上龚伟杰就和队友一起坐上了去江苏的火车奔赴中国公开赛的赛场了,“当时我觉得崴得不厉害,我还想着中国公开赛打不了,我养养去参加紧接着的日本公开赛。”龚伟杰说。看到水肿消了,龚伟杰认为脚伤已经恢复差不多了,马上日本公开赛就要开始了,他决定下场训练,“那天和小鲍打练习,我一个跨步上网,就觉得后跟一阵剧烈的疼痛。”没办法,龚伟杰只得暂时放弃了日本公开赛的征程,回到了福建省队,因为再有两个月就是全运会了。“全运会四年一届,队里十几个兄弟呢,大家都卯足劲儿去挣冠军,我又是单打,我要不上这一分等于白送。”龚伟杰说,回到省队的这两个月,考虑到他的伤病,省里基本没有让龚伟杰碰球训练,只是给他精心地治疗,可是看似平常的崴脚却怎么都好不了,“一用力后跟就疼。”为了捍卫福建男团的荣誉,龚伟杰打了两针封闭登上了全运会的赛场,团体赛期间他一场不落,场场打封闭,最后决赛,他代表福建男团对阵江苏队的邱彦博,那一天他打了三局,上场前两针封闭已经无法控制剧烈的脚痛,他是加打了一针麻药上场的,“打着麻药和固定,上场时我的脚都还踩不住地,事后很多知道我受伤的朋友说看那场比赛都看哭了。”龚伟杰笑笑说到。 


打完全运会,龚伟杰就躺在了北医三院的手术台上,因为手术麻药要监护人签字,他这才通知了自己的父母。也正是因为手术志愿书上那些白字黑字的风险提示,他心里才隐隐地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手术的顺利也没能让他等到医生承诺地两个月后重回赛场的时刻,相反,从此以后,从来没有过任何伤病的龚伟杰再也没能回到他热爱的赛场。“遗憾肯定会有,作为运动员肯定都希望踏上奥运会的赛场。”龚伟杰笑着说,努力隐藏起心中的伤感。也许是因为心中的这份不舍与不甘,受伤后的龚伟杰始终留在国家队,并没有马上退役,直到2012年福建队的教练林江利带着一份退役书来到了北京,“其实这件事也是计划中,伤后我也在想这个问题,但是签字的时候,我的手还是抖了。”龚伟杰说。


回首曾经  一帆风顺


其实,退役对于龚伟杰的运动生涯来说还是来得太过突然。09年受伤之前,他从未遇到过任何伤病,一路走来风平浪静,而受伤那年正是他的状态不断上升的阶段。


生于80年代的龚伟杰和很多同龄孩子一样,在童年时被送往各种兴趣班培养。学羽毛球之前他学过绘画,后来因为一次作业的完成质量,他被老师认为是没有绘画天赋的孩子而终断了学画的道路。顽皮好动的他,被父母送进了沙市体校的羽毛球班。从此以后每天早晨5点半他就要坐上爸妈的自行车到体校练习,无论刮风下雨,练到7点再赶到学校上课。下午四点放学后再去球馆学球,直到爸妈下班来接自己。那时龚伟杰6岁,没有什么宏图大志和值得骄傲的梦想,每天老师让练什么他就练什么,父母也只是觉得自己上班期间,体校可以顺道管束顽皮地小龚伟杰。“那时候每天训练我都哭,因为教练让练劈腿,就以球场的单、双打边线为依据,两腿伸开在两线之间,如果超出边框就不能练习,好严的,每次练劈腿我都疼得哭。”龚伟杰笑着回忆自己小时候的糗事。那个年代的沙市体校条件并不算太好,每到雨天球馆还有一侧不停地漏水,不过,那里却除了很多体育人才,像比龚伟杰早一步的吉新鹏还有后来的郭振东和谌龙,都是从这里走出,不过当时的龚伟杰并不知道他有个厉害的师哥吉新鹏,而吉新鹏出色的技术却让厦门队的教练郑坚和林江利注意到了这个地方,1997年他们来沙市体校选人,技术突出的龚伟杰一眼就被两位教练选中,从此,他成了厦门体工队的队员。不过那时候的龚伟杰刚刚12岁,身高才1米52,力量也相对较小,而且正是打基础的阶段,细节很重要,小龚伟杰就被安排在了女队训练,“连住宿都是跟女队员在一起,上下铺。”龚伟杰爆料到,他作为女队队员的经历有三年之久,回到男队没练多久,2000年他就进了中青队,并最终不出意外地进了国家队。同批进队的还有郭振东和陈金。2004年,在中国公开赛的八分之一决赛中,刚刚20岁的龚伟杰以2比0的绝对优势,击败了当时的四大天王之一的皮特盖德,一举成名。至今人们提到他都还会津津乐道于那场出人意料的经典对决,不过,在龚伟杰心中,令他记忆犹新的比赛却不是那场。“2005年大师赛,我和大嘴配双打,打得超级烂,被李永波一顿批评,从来没被批评的这么惨过。”龚伟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忍住地感慨到。原来进入国家队后,龚伟杰还尝试过双打,但这次的惨败让他坚定了打单打的决心,赛后他找到李永波要求回单打组,李永波很爽快地答应了,“在国家队从单打到双打、混双再回单打的,我还是头一个。”龚伟杰笑着说道。“至今都非常感谢李永波,如果不是李永波总教练,我也不会来到北京。”成绩不错的他,在国家队的发展一直很好,直到那次伤病,一切都不一样了,“那次受伤可以说是我职业生涯的转折点。”龚伟杰略有感叹地说道。


勇敢向前 生活要五彩缤纷


2011年,已经无法再走上赛场的龚伟杰,有过一段十分低沉的时期,一次他去北京的一所寺院参拜,礼佛完毕心情苦闷的他跟院中方丈简短聊了几句,老和尚没有多说,只一句“你要找准自己的根在哪里。”这句话让身心彷徨的他心神顿开,“植物有根才能长成参天大树。”龚伟杰反复的琢磨着老和尚的话,下山后,他就成立了龚伟杰羽毛球俱乐部,“羽毛球是我的根,我擅长羽毛球,我也只会做羽毛球。”龚伟杰说他的羽毛球俱乐部是在很多朋友的帮助下,成立起来的,最初只有几十个人的俱乐部,如今已经发展到一百多人了,还有很多人专门从,美国、德国甚至全国各地飞来学球。龚伟杰教球很认真,每次训练之前他都会带着大家做拉伸训练,因为这些小时候让他哭鼻子的基本功,对羽毛球选手日后的技术提高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是打基础,必须重视。”他认真地说到。不仅如此,在生活细节上,他也格外细心。前不久在精彩羽共的业余比赛上,龚伟杰作为北京锐羽俱乐部的导师,给大家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训练完出门他还不忘提醒我们穿衣戴帽,拉好拉链,太细心了。”有队员赞叹到,龚伟杰笑成这和他早年在女队生活有关,不只是否真的是这样,但退役后的龚伟杰,在纷杂的生活与各种繁杂的工作事务中,处理地游刃有余、细致周到。他一面知道俱乐部的教学与训练,一面还创办了伟杰杯羽毛球精英全国邀请赛;担任央视第五频道的羽毛球赛事解说,出席各种慈善与时尚活动。2012年他的朋友写了一首圣诞歌曲《平安夜》,龚伟杰受邀一起演唱,歌曲开始在网上疯传;好友的微电影《爱了,做了》请他出演男一号,他爽快地答应下来,并利用周六、日两天时间,在山东青岛与七名女生触电周旋,完成了他的电影首秀。龚伟杰说,“如今我找到了我的根,我会坚持下去,而我也希望我的生活能够五彩缤纷”明年龚伟杰就迈入而立之年,事业上他会顺其自然,继续打拼,个人情感方面他也打算给自己和交往了四年的女友一个交代。

 

“今年最后一个周末了,有点舍不得......受伤后的第四年我又拿起了球拍出现在CCTV5的直播中......”2013年12月28日,录制完央视银川站的《我是球王》,龚伟杰满心感慨地发了这样一条微信。意外地伤病打断了他征战赛场的梦想,但勇敢前行的他,正不慌不忙地为自己的生活编织着另一个五彩缤纷的梦!

热门评论

kkyong   2014-2-13 16:06:43

几乎可以肯定,这文章出于女粉儿之手吧
stephen   2014-2-12 23:14:53

一个意外就改变了整个人生轨迹,是福还是祸,恐怕只有龚伟杰自己知道了
【已有2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