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天天羽毛球网 >> 羽毛球资讯 >> 人物

珠三角羽毛球行业观察-蔡海南和他那一代人

发布时间: 2015-3-13 09:34 |  发布: 天羽 |  来源: 体博网 |  查看: 3182次  |  评论:3

这一生中,你有机会见到很多人,然后有机会成为那样的人。——费雪

  2015年1月初,我和卞彬彬来到广州天河区,蔡海南约我们在他位于市中心的门店里喝茶叙旧。期间,蔡海南和我们提起了一些如“广州靓汤”般、老火越炖越有味道的往事,并且感慨很深——过去的这30年,中国羽球市场之繁荣,已经取得了无人可比的商业奇迹;不过,如果把历史的厚度和深度拉开,我们的骄傲会削弱一点,而不安和忧虑的厚重感则会加重——自1986年30年来,与他同辈的羽球创业者,大半中道凋零转行。

蔡海南和他那一代人

  蔡海南是目前羽球行业为数不多的、见证中国羽毛球行业整体发展历程的“百科全书”式的人物,“我有时总会在回忆,我,罗泮芳,何一凡,何灶树,吕奕志,常文涛……还有我坚定的合作伙伴、24年和我一路创业的庄志伟先生——我们这一帮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商业嗅觉和市场手感,我们又是怎样的一群人,居然在网羽世界里几乎搏杀了半辈子。”

  蔡的身边,还坐着的一位“许先生”——此人是林丹和李宗伟的“御用穿线师”,也是目前国内穿线技术最棒的穿线师之一。“李宗伟和林丹相遇时,总是用力过大,击球过猛出底线,我当时在穿线的角度怀疑过——看来这确实是‘拜’许先生所赐。”我笑道。

  “公司里尽是向许先生这样,动辄跟我‘混’了十年以上的员工。”蔡话锋一转,“我的儿子在加拿大学国贸专业,热衷于国际贸易,觉得羽毛球行业赚钱太慢,太累,不愿接班。不过他也爱好羽球运动——在北美,打羽毛球主要就是30-40岁的华人,他们聚会的场所,除了去教会,最多的就是羽毛球馆了。”

  体博会自然又是我们和他交谈过程中无法绕过去的话题。“体博会的网羽运动展区?那是一个暂时属于我们这帮50后和60后的‘老江湖馆’,YONEX、VICTOR、李宁、阿迪达斯、川崎、中极星、薰风……每年赚了多少,赔了多少,大家掐指互相都能计算出来。”蔡回答任何问题时,永远都带着一种强烈的自信,那种自信来自于一种深厚的底蕴,“我甚至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出来,2015福州体博会上大家彼此的装修风格是什么样的。”

  我对蔡海南的关注由来已久。他可能是我所见过的整个羽毛球行业里最敢说、观点最敏锐、尤其不忌惮于评论同行的一个。他的语言充满了“黑色幽默”的天赋——尽管不懂“黑色幽默”的企业家,未来是不会受欢迎的;不过,从他的语言里,你总是能想方设法汲取到你想要的养料。

  此外,在“广州羽球帮”里,从创业之初到这20多年来,最终没有“拆伙”的创业组合只剩下了两对,蔡海南和庄志伟他们是其中一对,对此,蔡说,“庄先生,是我一生的搭档。”

  蔡也允许和鼓励部下有观点,认为只要是正确的观点,甚至可以对他本人“开炮”——在公司的管理上,他追求扁平化的沟通模式。

  蔡给我印象最深之处,还是在他发表观点的一瞬间,有一种让你被他潜移默化的气场——他总是把中国的毛球行业当成了一个需要他不断进行敲打的“年轻人”一样来审视和看待:例如,30年前,在这个行业的发展初期,对于“第一桶金”的崇拜,使得许多人丧失了对商业伦理和江湖规则的敬畏感;时过境迁30年后的当下,当多元化的发展模式和经营理念,以及面对越来越大的“试错代价”时,很可能又是过往昔日对破坏的坚持和一种思维的惯性,同时使我们疑惑:究竟什么样的格局才是这个行业各种资源最为优化配置的格局?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并没有意识到现在行业前景不容乐观的残酷性,尽管一些新的‘败局’只是刚露苗头的迹象。”蔡认为,这两年,羽毛球行业的的确确生“病”了,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1、利润的边际效应越发呈现递减的趋势,使得很多二三线公司都赚不到钱。

  2、新创业的企业,占据市场一席之地难度越来越大。比如不连续两年以上参展体博会,在行业曝光度和订单上就不会有迅疾的收效——对于那些缺乏行业经验、渴望立刻参展宣传后就见到回报的小企业来说,这简直不可思议。

  3、工厂小老板,一欠钱就头疼,因此倒闭的倒闭,跑路的跑路。

  4、互联网经济的搅局,让中国羽毛球市场的基本盘正在发生着影响深远的变化:传统的新品发布会和经销商大会对提升品牌和销售业绩已经不管用,但是新的互联网经济的方式,他们这一代的创业者又不擅长驾驭——况且线上卖的便宜的企业,现实中却又未必活得好。

  “整合二三线品牌的时期,也许才刚刚开始。”蔡总结说。

  蔡说的是实情。当我和卞彬彬在珠三角走访羽毛球企业、拿着调研问卷,让每一个被访者用一个词来形容羽毛球行业的时候——经过求同存异的答案筛选之后,就剩下了两个字:过剩。

  这大概会是未来几年,中国羽毛球的商品世界里,非常重要的话题之一。

  经济学家哈伯勒在其专著《繁荣与萧条》中关于“经济周期理论”的篇章中,曾经提出了“投资过度论”的概念:由制成品需求变动引起的投资过度——派生需求加速与扩大原则。由于技术难以取得突飞猛进的“颠覆性突破”的原因,以及消费品生产产能水平的变动,会引起一般生产品生产的猛烈波动。

  只是中国羽毛球行业,又是如何从蒙昧状态走向现在的过剩的节奏?

  早在2012年,我的媒体前辈、《羽毛球》杂志的主编王瑜燕老师就曾经鼓励我去梳理出一条羽毛球行业发展史的主线脉络——直到这次访谈后,我才彻底被蔡海南勾起来了。

  要判断一个细分行业是否是一个产能稳定和商品成熟的行业,首先要观察并且判断的是,这个行业里的大多数企业在过去的2-3个经济周期中的表现如何——而自1986年以来,直至2015年,羽毛球行业在中国的历史,正好步入了第30个年头,这个行业的发展,总体上可以分成四个阶段。

  蔡海南的助理Amin告诉我,就在我写这篇稿子的时候,公司所有员工正在给蔡海南庆贺他的60大寿——我们也以这样一种写作的方式,向他,向他一生的搭档庄志伟,以及他们所能代表的、那代中国羽球行业创业的时代,隔空致敬。

  一 1986-1992

  从改革开放之后的第八年1986年开始,以广州为中心制造业基地的珠三角,突然成了中国对外开放的前沿,一是香港商人的进入,当时香港是全世界最大的成衣、玩具和塑料花制造基地,港商率先提出“三来一补”,内地的成本优势顿时被激发出来;二是广东企业家不但成了第一批淘金者,更是率先走向全国进行开发的集群。

  当时中国的改革开放之门已经打开,市场经济势在必行——即使是网羽行业最为成熟的台湾,也经历过这个成长期。物资虽然匮乏,但同时劳动力以及优质鹅毛非常廉价,潜藏着巨大的市场需求。此时,沿海的深圳、珠海、厦门等地设立了经济特区,吸引外资前来设厂做生意。

  及至1988年,民营经济的用工及营业收入总额已与国有事业相当——当时的中国制造业是很“草根”的,我们从日本、韩国、美国引进了大量二手设备来生产鞋子、服装,还有一些小家电,一开始就是学习。

  一些有眼光的商人,尤其是台商、港商,认定了中国大陆市场蕴藏着羽毛球行业巨大的金矿——1989-1991年,因为张德培的“大满贯”明星效应影响并拉动了整个网球行业,网球市场好于羽毛球市场。

  我的网羽行业媒体前辈、原《网羽专家》主编尹伊琳先生告诉我,那个时候,在华设厂,只要往门口随便贴一个什么招聘广告,就有上百人前来排队面试,一个月200-300元已经算是很高的工资了,“还有人甚至不要工资,只求给他们口饱饭吃就行,因为他们在老家,根本连饭也吃不饱。”

  彼时的台湾,却已经是“世界球拍工厂”,引领和重新定义着碳素球拍的研发和生产——大部分世界知名的网羽品牌球拍,都是在台湾代工,但作为劳动密集型行业,也面临着劳动力成本不断攀升的压力。

  “的确,那个时候适逢碳素球拍刚兴起不久,碳素的球拍非常走俏,甚至YONEX当时的畅销球拍都是铝框,碳素中杆,然后靠三通联接起来,这已经算是非常好的球拍了,更不用说纯碳素的球拍。”尹伊琳说,“不过做球拍的碳素材料和配件中国大陆没有,尤其是碳中管,早起国内根本拿不到,只能从台湾带回来。

  二 1993-1999

  1992年,VICTOR这个1968年的台湾品牌,悄悄在南京创立了产品生产基地,产品在介乎中高端市场之间极具竞争力。同时,赞助了当时在双打项目里风头正劲的韩国国家队。

  接下来,是在那个年代办厂创业、让所有行业里的人士永远记忆的1993年的到来——这一年,第一届中国体育用品博览会在西安举行。

  对于今日中国的羽毛球企业界来说,1993年,真是一个十分遥远的年份了。

  “当时,但凡有一点想法的企业,都会觉得应该去扩宽一下市场。那时候,他们结伴而去参展,即使像艾迪宝老总何一凡这样的大老板,居然都是孤身前往……他们往往背着几大包的行李,里面全是展品,就去了。”尹伊琳说。

  已经隐退江湖的何一凡曾经在接受尹伊琳的专访时回忆道,“因为是第一次参展,我不敢租3m*3m的标摊,于是和同样孤身从香港来的吴丽云(代理RSL)合租了一个,一家一半……”

  当1994年来临的时候,体博会移师天津了。这次很多羽毛球企业开始要2个标摊以上的展位。他们参展的效果?

  “无比的好,我们带过去的所有货都很快被抢购一空。此后一届比一届好了,都是成倍式增长。”中级星的老板何灶树在2012年10月回忆起1994年的光景时,依然历历在目。

  凡是参展体博会的展商,订单效果都好,所有货很快被抢购一空。此后每年成倍式增长。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中国大陆的老百姓开始逐渐有钱了,有了更高品质的商品需求。不过,市场上的物资依然比较匮乏,铝拍都还很少见,更不用说是碳素球拍了。

  接下来的1995年-2000年的这五年,这个行业的消费期进入了黄金5年——很多老板也开始动心思代理国际知名品牌的销售了。WILSON,PRINCE,HEAD,YONEX等国际大牌,开始纷纷进入民众视野。

  从1995年开始,这些大企业每一家一年都完成了大几百万元的销售额,而且每年50%以上螺旋式增长——到了2000年初的时候,很多都已经是数千万级的市场大鳄。这是这个行业创业者们真正的“第一桶金”。

  那是一个羽毛球器材走向全球现代化的关键时刻,而中国作为占据这个运动人口一半以上的超级大国,似乎并没有被甩得很远——从发展到当前我国羽毛球市场规模占据世界市场60%份额的角度看,确实如此。

  一直到90年代末,这个行业还是供不应求,中国羽毛球国家队开始重新统治世界,国人的运动热情被彻底激发出来,公园里、广场上、甚至是马路人行道上……6岁-70岁的运动人群不等,到处都在挥拍,更意味着这个行业“满地黄金”。

  “市场抢工厂”的需求过剩时代到来了。工厂产能不足,只要生产出球拍,定价合理的话,都可以被迅疾消化掉。“那个时候老业务员,一个字——爽,都是和哪边感情好才先给货;现在反过来了。”东莞酷博多副总经理徐沾清回忆道。

  1995-1996年,还有人专门做YONEX的“生意”:一支拍子以32元成本“生产”出来,进货批发价60元左右,一票货市场上一倒手,却可以卖200多元/支,中间商蕴藏着300%巨大的暴利。

  笔者从小正是在中国体育用品制造业的基地——福建长大。记得1998年法国世界杯期间,笔者曾经在福州仓山区的福建师范大学附近居住过一段时间,当时出了学校,大街小巷,即使没有门店,那些只要背着球拍到了羽毛球馆附近徘徊的人,4个小时内,身上的拍子都会被爱好者迅疾都可以被卖掉(当年作为福建人的吉星鹏和夏煊泽产生的“明星效应”)。

  那个时候信息闭塞,A货、B货的概念大家都不懂,也没有几个人见过YONEX的真货。“那个时候,什么都好做,只要倒腾来一批货,就可以实现价格‘剪刀差’——那个时候单子追着人走的。”徐沾清说。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石狮出厂的仿冒品牌、低端球拍的成本,居然比东莞的还能便宜10元/副——若从挑战“世界工厂”的角度看,这简直就是一个令所有同行厂长们难以置信的奇迹。

  直至现在,YONEX在终端店里陈列品和库房里的“挂羊头,卖狗肉”、90%的拍子肉眼分辨不出来等现象,都要拜那个时候所赐。

  “那时候,做外贸也相对容易,老外对他稍微好一点,单子就会给你做。现在却要去机场接他们,因为怕被同行‘截胡’了。”徐说。

  三 2000-2012

  时光瞬间来到了千禧年后。2000年-2008,这个行业真正进入了市场竞争相对规范、格局初定的年代,高中低端市场定位的企业争相划分势力“地盘”。其中,低端市场形成以石狮仿照各大品牌的A、B货崛起;富阳便宜货占据低端出口市场,主要面对中东和拉美。中端市场以汪松华、何土益、何兆树、涂文生等一干60后的本土企业家经营的定位于二三线的品牌崛起为代表。

  在这个期间,这个行业还诞生了一个另类的商业模式,美国的K-SWISS公司在2002-2004年希望占据大众市场,试图赋予过羽毛球运动无限延伸的品牌可能性,将时尚感和多元化的个性化设计性,兼容到专业人群的舒适运动体验和审美视觉里去。

  高端市场则是“YONEX时代”的到来。2002年,YONEX正是进军中国市场,广州威健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作为其大陆地区唯一总代理;此后的十年里,威健的总经理罗泮芳女士成为了中国大陆在羽毛球行业最有话语权的人物。

  同时,这个行业的制造标准也随之进入新的“全碳素”时代:自2004年YONEX推出NANOSPEED7000系列以来,新一代纳米碳素材质的羽毛球拍被大幅度生产和应用——自此,此行业主流科技十年再无进步,10年来,颠覆这个行业的科技进步的材料和加工工艺的技术革命还没有出现。

  然而到了2009年,这个行业发生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李宁收购凯胜,在中国市场,CCTV5的电视广告和四大门户的网络宣传,铺天盖地而来,加之中国羽毛球队的赞助资源——李宁的“风林火山”系列,就像积聚多年、毕其功于一役的岩浆喷发的富士山一样,一度动摇了YONEX在专业市场的统治地位——到2011年的时候,YONEX无论在明星、代表队、赛事等赞助资源,以及专业、半专业消费市场上全线失守,岌岌可危。

  当年跑羽毛球一线的一些记者回忆至今历历在目:当年YONEX的总部两天开会一次的密度研究中长期的应对李宁“侵吞”之策,讨论的议题围绕着:面对席卷而来的蚕食的危机,YONEX如何才能保住那些非保不可的市场资源?

  和YONEX的惶恐对应的是,在日本争做老二的、由日本品牌特有时尚感的川崎、薰风等企业也先后开始进入中国市场。他们希望未来在中国,也能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感觉。

  直到2008年-2014年,中国大陆羽毛球市场的整体行业才进入理性增长阶段,企业开始发力做品牌阶段。

  2009年的体博会,见证了这个市场的火爆和繁荣:当年,笔者已经成一名记者,看到展馆里高端市场以卡尔顿,佛雷斯为首的一批英国品牌试图进入,但是之于整个行业,没有掀起像当年日本企业和台湾企业进入时的、带领整个行业步入一个新的技术革命式的波澜。

  李宁和YONEX的各个国家队资源尤其是中国羽球重新统治世界之后,针对中国队的赞助权益的竞争进入白热化——VICTOR则是找到了他们二者的差异化营销路线。

  羽球“三座大山”的江湖格局由此形成。其他企业似乎只能在三者之间的夹缝中谋生。

  2012年9月的《网羽专家》杂志上,我看到了“收购日企,为国争光”的封二广告——那一年,中国体博会进入第30届;而这个广告的登出,宣告着中端市场以汪松华收购川崎为标志的白热化竞争阶段开启。

  这个阶段,大量的国际国内中端品牌在中国市场开始了“割据混战”的局面,在这样的“进化”过程中——出局一半,剩下一半;剩下一半中的一半,至今多为现金流和库存所困。

  四 2013至今

  随着阿迪达斯在2013年1月1日突然宣布进入这个市场,一度引起整个行业中高端品牌企业的恐慌——至今,阿迪达斯的进入,对这个行业而言依然扮演着“变量X的角色”。“国际巨无霸”的品牌影响力,是否会成为专业大众市场的终结者,是这个行业二三线品牌,甚至是“三座大山”不断关注、从未丧失过警惕的对象。

  即便时至今日,阿迪达斯羽毛球业务没有顶尖研发团队、没有利用好运动鞋服方面的核心优势迅速占据羽毛球鞋服产品的爱好者心智、没有签下一个在中国本土有市场号召力的明星、没有用好与千千万万爱好者直接相关的“触手”门店资源等这几大业内相关人士认为的“硬伤”,似乎至今也没有解决——但对于阿迪达斯的“警报”,业内也未见得完全解除。

  已经到来的2015年,这个江湖又将发生什么样的故事?

  从2014年的光景来看,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仿佛只有YONEX在赚钱,其他企业都不好过。签下林丹之后,从2015年3月下旬开始,YONEX将收回长达13年之久的威健在大陆地区的代理权,要自己发力做中国大陆市场。“YONEX签林丹,是很有战略高度的。唯一的风险,就是林丹之后,看有没有新人出现,出现那种能够取代林丹号召力的明星。”蔡海南认为,林丹是个传奇,虽然职业生涯已经接近“暮年”——即使他退役,他的个人品牌还能够被持续发酵,他的整个人生都和羽毛球划上了等号。

  即便直到今天,在羽毛球运动人口的“金字塔”里,YONEX依然占据着对产品要求可靠性高、适应性强,还要适应个人用拍习惯的专业队高端消费群体的品牌主导地位;而70、80后为主的半专业“发烧友”,消费层较广,参加人数也较为稳定,在明确自己打法后也会选择购买凸显个人羽毛球技艺属于上乘系列的YONEX的产品。

  早在2010年的体博会上,笔者就曾经采访过当时YONEX中国大陆地区的总代广州威健相关负责人,他私下告诉我,“日本人告诉我们,他们希望在大陆市场的占有率,不是33%,也不是50%,而是至少需要51%的市场垄断率。”尽管这种排他性的、非我莫属的战略思想,让“日本制造”自上世纪60年代便崛起,也曾经让他们犯过错误。据了解,YONEX时下正在浙江选址,未来希望将中国大陆地区中低端市场的产品生产放在浙江,并研究大规模在线上销售的渠道以及定价200元/支以内的可行性——以彻底压缩中国本土企业中低市场的生存空间,进一步打压“广州帮”的本土品牌。

  “只是纵观羽毛球行业的营销史,引领羽毛球科技进步的企业和明星,拉动单类羽毛球产品广告价值的明星,始终没有。羽毛球运动员不同于网球运动员,影响羽毛球产业和消费者的价值相对有限。”中国体育用品业联合会副秘书长罗杰表示,如何解决明星与产品之间的“人拍合一”问题,将是未来大品牌营销的主攻方向。

  过去,我对于日本在华企业的理解,总是停留在不善于用中国媒体,或者势必用不好,或者天生无法用好中国媒体的认知上——索尼和松下,在这方面曾经已经做过“背书”。但我的小兄弟、《世界体育用品博览》杂志的编辑何睦参加过2015年新年伊始的那场YONEX“豪夺”林丹的发布会之后,他告诉我的场景,对我的认知有所改变:“他们多少有点志在千里的感觉,而且也懂得在大陆新媒体环境下明星焦点话题传播通路的规律:他们邀请了40家传统的体育媒体,40家的娱乐媒体,更重要的是,还有20家擅长话题炒作、理解圈层文化心理的强势自媒体平台——他们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的‘水土不服’的迹象。”

  不过,眼下整个中国羽毛球行业,比“YONEX之患”的微观战场问题更现实、且更让人担忧的问题是:整个国内羽球行业的“实业之心”,似乎正在不断降温和冷却。

  随着2014年整个行业不太景气,尤其是中国本土过多的品牌,过剩的产能,积压的库存——实业之心,正在冷却。正如蔡海南所言,在这个结点上,势必导致行业新一轮的重新洗牌的开始,这个行业的发展将进入新的拐点期。

  2015年的中国羽毛球企业界,不愿意再“定框穿线”的企业家到底有多少?——近年以来,我身边纷纷萌生退意,不愿意再干工厂、开门店、干实业的企业家比比皆是;有的甚至宁可开饭馆,或者干脆进入保健行业。

  这些景象在显示,当今有可能是自1986年以来中国羽球市场士气最低迷的时期。究其原因,有三:

  第一,过去的营销文化和生意信条被新媒体时代颠覆了。签下代言人,敢于打广告,会打广告,相信中国羽球市场是一个“屌丝”的市场,是一个可以用广告砸开的市场——这一度是很多后劲的企业,在2008-2010年左右进入行业的时候,通过无所不见的广告轰炸,最后强迫地让消费者认为他的商品是好的,以作用于销售端的普遍方式。但是到了今天的新媒体时代,以前那个单向、线性的传播世界,现在被彻底打散掉了——硬广开始失效:原来,中央台投放一点,卫视台投一点,都市报、电台、杂志、广播……我们突然发现,80后、90后现在不看这些媒介的信息了。

  他们看什么?手机,关注社区和圈层文化。新的广告和传播生态发生了。

  怎么找到他们?如何让广告被这一消费主力群体主动接收信息,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问号——当社区和非线性传播发生后,以前非常熟悉的被模式化和规范化的广告传播和公关传播的格式和模型,彻底不见了。

  2015年以后,哪家企业还能有胆量和财力,用传统的方式,去构建一个横扫六合的渠道金字塔?打传统媒体的广告,还能行吗?在中国羽毛球市场打“价格战”,还能有未来吗?恐怕都不行了。

  第二,新版的体育产业指导意见在大的宏观层面,对羽毛球行情而言,普遍认为没有见到直接拉动作用的利好。

  第三,中国已经没有廉价劳动力,定位于“世界工厂”的很多企业已经不适合在中国生存了。有老板以“难以理解的新生代”来形容90后,他们不愁没工作,一个地方呆不到3个月。羽毛球行业终究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过去,咱们有的是土地、便宜劳动力、环境的比较优势;但现在,当以前的“短板”资金和技术反倒有时,过去的比较优势又“逆转”回去了——试问,没钱赚的老板谁当?

  倘若“实业之心”冷却——国家产业升级转型战略里的由再生产引导的扩大消费、可持续发展以及产业结构调整,又将从何说起?

  五 尾声

  蔡海南这一代人,少时艰辛,青春历练,及至壮年,才守到云开雾散——过去的30年,他们所遇到的每一件事、每一个棘手的状况,都不属于他们与生俱来的认知领域的范畴,都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主义;他们这代人的成功,几乎都凭借于一种天然的商业基因和商业天赋,构成了这一代人共同的命运。

  我和卞彬彬走访过的每一家羽球企业、倾听过的每一段羽球人的创业故事,对现实和未来而言,都是那么具有价值的。行走在羽球江湖,你会发现:没有一家企业在过去的30年里,能够保持始终顺畅的运营过程,而不遭遇转型的阵痛和经常性的决策失误,哪怕是YONEX。

  30年来,无所畏惧的“丛林法则”一直统治着羽球行业。只是当下,羽球行业真的已经走到了一个社会和产业大环境十分微妙的“新十字路口”:全面健身政策落地进入实施的五年,羽毛球运动与国家政策相符合,市场容量未来势必还将进一步扩大。只是目前,国内二线品牌急于发力、争夺市场,杂牌军乱战,低质品牌充斥市场,缺少满足“金字塔底”的消费者的、大众品牌的平价产品——在这个定位区间里,未来是否还会孕育出具有统治级别的新新企业诞生?

  跟30年前一样,这仍是一个伟大的商业疑问。

  当我们还年轻的时候,认识蔡海南先生,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不知多少年后,我们还会以什么样的情怀去怀念这些狂想过、拼搏过的像蔡海南这些第一代创业者们的思想。

  1991年,在南中国的深圳,一位名叫蔡海南的30岁青年,睡在了深圳蛇口区的青年旅馆里,他有一单货,刚刚赔了本,使得他欠下了下游供货商5万元拖欠账款——在那样一个通讯不发达的年代,他没有选择跑路,而是和创业搭档庄志伟先生一起,专程从广州找到深圳的那位供货商,把钱还给他,三人一醉方休。那位供货商告诉蔡海南,有欠他20万货款的,已经杳无音讯,随即大哭……

  第二天,蔡海南和庄志伟从宿醉中醒来,行走,回到广州,挣扎,继而再一路远足……最近这几年,他们一直以中国大陆地区代理销售全球羽球手胶市场的“犀首”日本金木柁手胶的身份参展体博会……

  今后,蔡海南、庄志伟和他那代人的故事,将继续走向新的不确定之中。

本文转自 体博网 http://www.chinaispo.com.cn/

热门评论

永乐   2015-3-13 10:46:11

网羽器材同高尔夫、钓鱼一样,突破现有科技材料还有待时日。大企业器材、耗材、服装全方位研发是应对之道,其中专注耗材不啻是个好办法:球线,手胶。
amtf福慧双修   2015-3-13 15:14:40

值得看看!
贱谈的淫生   2015-3-13 10:06:30

人称“海狗威
【已有3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