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天天羽毛球网 >> 羽毛球资讯 >> 人物

70后羽球创业:快乐而难忘的旅程

发布时间: 2015-3-14 17:03 |  发布: 天羽 |  来源: 体博会微信 |  查看: 3774次  |  评论:2

我们必须求助于繁荣需要累积这一原则。我们停滞不前太久了。我们需要冲动、震撼和提速。

——J.M.凯恩斯《货币论》


2000年,当还在百事可乐公司做业务员的70后陈锋第一次了解羽毛球器材行业、并想象未来是否能在这个行业大干一番时,他其实对这个领域几乎一无所知,他甚至不知道YONEX和VICTOR为何方神圣,也不知道何一凡、呂奕志、蔡海南、汪松华、常文涛、何兆树等50-60年代生人的“老江湖”们。


他有一张看似在不停地进行理性思考的脸,在南中国算得上俊朗。在百事之前,他毕业于西南大学经贸学院,经济管理专业。


他办公室的书架上至今仍让摆放着一本《国富论》,书架的旁边则是一套高尔夫球装备。“高尔夫球?那是朋友送的,现在只当做陈列品罢了。不过亚当.斯密的理论,我试图读懂它,但是很不容易。”他笑着说。


其实,时至今日,任何一位经济学人都无法肯定自己是否完全正确理解亚当.斯密的古典自由主义理论,就好像没有一位体育产业专家敢肯定自己看懂、并能够成功地对羽毛球商业世界横向纵向的历史年轮里,发生的一切进行深度解析和复盘一样。


早在2014体博会期间,陈锋这位属于70后的创业者就不断向我和我的同事、体博会网羽展区负责人卞彬彬发出来到广州实地调研他们企业的邀请——因此此番我们“珠三角羽毛球企业生存状况调研”一开始,当飞机甫一落地,他便驱车带领我们进入了白云区的石夏路。


石夏路因其在皮革和运动鞋领域设计制造率化率之高,闻名于世。“上午接单,晚上就能拿出样板”——因为总有些催着着急要的订单,这里是一个24小时随时可以提供打样和生产的“产能集中营”。据说,但凡来过这里的外国客商无一不惊叹于此,“这彰显了广州既是个大工厂,又是工厂的大市场。”




纯粹主义和快乐主义

“我曾经得过严重的肩周炎,当我去广州省中医院看有名骨科医生郭大夫时,他摸了摸我的关节后告诉我,既不需要去拍片,也不需要去敷药,只开了一个‘药方’——经常打羽毛球。”陈锋顿了顿,对我说道:“这是一个能给顾客带来健康和快乐的事业,这也是我始终热爱他的原因之一吧。”

陈锋这位被中外羽毛球同行亲切称呼为“阿锋”的老板,在接下来我对他进行采访过程中表达出来的许多观点,不时地透露出他的知识结构背景,以及对经济学的活学活用。

“整个羽毛球行业目前有多少产值,未来的社会总需求规模是多少,需求的增长点在哪里?如果能够知道这些,有助于我们从业者制定和调整发展策略。这个方面,中国体育用品联合会或者可以帮助我们。”他以一种极为谦逊和冷静的口吻,和我们延展讨论近似这样的“社会总需求-货币总量”之间的关系。

早在2000年-2006年期间,他在羽毛球器材专业制造厂工作,产品研发,销售,外贸都干过。6年的学习和锻炼,为他成功创业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按照他的定义,创业初期的外贸业务逐步积累资源,从零开始的草根创业者,“来自农村的人创业不易,很多事情都比想象中艰难,但是我和我的团队始终保持积极而快乐的态度。有人问我2007年有没有受到席卷全球的‘次贷危机’的影响时,我说四季有冷暖,短期的波动不要紧的。目前国内外羽毛球运动基础广泛,特别是国内生活和体育设施水平不断提高,前景肯定会越来越好。”

陈锋说,刚开始创业时,他的客户主要是外商,东南亚客户居多,现在韩国,欧洲的客人也开始多起来了。都是口碑传播,同行、客人、工厂之前相互介绍这样的资源。虽然不能和那些50年代末到60年代的这个行业现今的那帮老江湖们相比,但出生在70年代的他,一路走来还算是很顺利,我问他,你难道从来没有质疑过自己的创业选择时候吗?

“创业的过程,感觉到没有阻力是不可能的。我们倡导快乐创业的精神,公司的团队,供应商,顾客都需要快乐。因为目标的制定,也不是咬牙切齿就能达到的,我们喜欢快乐的合作过程。”陈锋不忘记对自己太太表示感激之情,“我很幸运,遇到志同道合,勤劳,待人诚恳的太太。2006年,我们还在谈恋爱的阶段,她毫不犹疑地来到广州,和我共同创造未来。”


“和广州的其他同行一样,他创业的时代,不偏不倚,正好赶上了这个行业市场需求大爆发的第一个高峰期。”网羽行业的资深记者尹伊琳告诉我,2008年左右的时候,这个行业步入了第一次的创业高峰期,现在广州立足于本土二三线的那些品牌,如川崎、薰风、佛雷斯、鹰皇、中极星等,都利用这个历史时机,全面缔造了中国本土这个行业的新的发展契机。

行业发展最快时,一定是利润最高、行业里的现金流最充沛时。反之,利润越低时,企业们的投入都会被拉低。

陈锋自然也抓住了这个历史际遇。他在2005年注册的“VS”这个品牌------象征着健康活力,勇于进取的体育精神。因为当年商标注册普遍都较慢的原因,在2008年拿到了真正的商标注册证。陈锋将威臣(VS)的品牌精神提炼为“越纯粹、越快乐”——意在做羽球产品的理念:一如既往,心无旁骛,追求极致完美;也是球友对羽球运动的一种态度:不易初心,简简单单,源自纯真热爱。
2008年,作为羽球行业进入一个新的商业时代的分野,接下来,陈锋也开启了真正属于他的、内外销并重的企业营运之路。

把顾客的口碑放在第一位

“他是一个很另类的推广方式”,有同行评价陈锋时说,“他很少上门推销,你甚至也看不到他聘请了什么专业团队在做广告宣传,但是他的市场一天天成长起来了。这听起来有点传奇色彩。”

陈锋说,其实他跑过市场。那是在2006年,他到珠三角的范围出了一次差,一共拜访了7个客户。这7个客户,至今都是陈锋的生意伙伴——更“神奇”的是,后来很多客户都是这7个人直接或间接介绍认识的。

这多少有点符合杰克.韦尔奇的“管理天才1:7的客户关系管理黄金比例”。

不过,也就是这一次的珠三角之行,使得陈锋遇到了创业过程中的第一道“坎”。他那次出差路上,钱包被小偷偷去,里面他的身份证和他的所有三张银行卡。“我当时第一件事是挂失银行卡,然后打电话回老家托朋友补办身份,再给供应商报告情况——告诉他们货款一时还不了。在等待办证的半年里,供应商不但没催收之前的货款,还对我继续正常供货。”

其一位告诉我,当时之所以能这样信任陈锋,是因为他长期以来的信誉和专注事业的态度。

“我永远感激他们。只有长期的合作才是利益最大化的。”陈锋话锋一转“这件事情也启发了我,信用是品牌发展的基础,口碑传播是最好的推广方式。让消费者享受价廉物美的产品,让经销商赚到钱,才有好的口碑。”

这样的思想和理念,似乎也是体育用品行业所有“工厂主义者”普遍的信条。

这样的信条,多少也直接影响到他对生意的理解,“每开发一个新的产品,我们都需要考虑:球友喜欢吗?能给球友带来实惠吗?经销商有合理的空间吗?”每一款产品,都是我们研发部经过严格的流程——设计,打样,试用,打大货样,广泛试用…合格后才能批量上市。

陈锋说,他做品牌,是一个长过程,不追求最强最大,只要做长寿的企业和品牌。对销售端的理解也是如此不具有功利主义色彩,“慢慢做好一个产品,再做另一个产品,做好一个市场,再做一个市场。”

2008年以来,汇率和成本上升对出口影响较大。

“‘越南制造’对中国制造形成的一个明显的比较优势,就是人工成本的巨大差距。”陈锋说,“我记得当时有两家马来西亚的外贸客户,当时就找过越南工厂。而且越南盾的疲软使得他们的价格更有竞争力。”

当时,他陷入了一种很悲观的情绪中,“不过三个月后,马来西亚人又转过头找回来了,理由是越南的工艺水平和熟练工的技能标准差距和中国工厂甚远,和整体产业链的配套目前还不行,造成产品质量无法保证。”所以,中国制造要向中国创造转变,只有真正的品牌才能具有强大竞争力。

接下来的2012年-2013年,威臣羽毛球全系列产品逐渐完备。2014年体博会,全系展出了球拍、鞋服以及配件等10多类200多个品种的产品。客户也不仅仅是东南亚国,韩国,欧洲的客户也逐渐多了起来——这也说明我们中国的产品和品牌越来越得到国际市场的认同。


2012年以来,羽毛球行业确实也一直在一个快速通道里前行。


对人才储备的危机意识

我们又聊到了刚刚过去的2014年,正如很多经济学界人士所说的,过去的2014年,对企业来说,很难说是好的一年,还是坏的一年。对于广州威臣这样一家专注研发和销售羽毛球运动用品品牌已有9年的企业而言,陈锋说,他一直在思考品牌的长远发展,如何在市场中定好自己的位置。

“品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是满足于既有订单、不修炼品牌的话,未来一线品牌的价格可能会逐渐下探,小品牌空间就会进一步压缩,就有可能变成出局者。”

而且从外部看的生存环境确实更加艰难了。比如毛球行业的原材料采购成本不断上升,羽毛球价格也在上升,最终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同时国内大多数场馆的租金也在上涨——这样长期来看会增加打球的支出,最终抑制打球人口的增长。

电子商务对传统销售渠道的冲击很大。羽毛球用品暴利时代早已经过去,现在是拼质量和服务的时代。陈锋坦言目前正规范网络经销商,比如合理定价,不与线下店的利益冲突,如何统一产品的标准,以及规范售后服务。

不过陈锋依然认为,这个行业最大的竞争因素,永远都不是同行之间的竞争,以及渠道的竞争。

“毫无疑问,企业的竞争终归还是人才的竞争。我们需要更多志同道合的年轻人,共同创造。广州优秀企业如此之多,以我们的规模,如何吸引到那些行业精英人才的加盟?”

行走在体育用品行业一线,几乎我专访过的每一位企业家,不论门类,请他们道出企业最大的掣肘之患时,答案却往往是“三军易得,一将难求”的人才问题——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商业精英,是将“中国制造”行销全球的好手,跑得了市场、下得了工厂,事无巨细,一切微观的变化都逃不过他们的双眼和商业上与生俱来的嗅觉,他们的战略管理、市场营销和品牌定位有时充满了理想主义。但是,在人才储备、对已有比较优势的市场的巩固,以及对未来市场的深度思考和数理分析上,多少会显得有一点缺失。

“我们还不能提供像大企业那样的福利和大的平台。那么,我们能给予他们什么?空间,信任,关怀。”

他代表一种可能

对于未来的2015年,之于陈锋的宏观层面理解,认为国家5万亿的实现,单就羽毛球产业而言,理论上就有可能实现——依靠15亿的人口基数,在2025年的时候人均买羽毛球全系装备、租场地等年消费达到3500元。

“我不是理想主义者,但是如果羽毛球运动可以成为北上广深以及二三线城市人们运动休闲的生活方式之一,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的时候——这样的消费水平的达成不是不可能。”

在中观层面,他说,生产成本的平稳或降低,以及人民币汇率的降低,对外贸至关重要。现在羽毛球的群众基础十分好,商业活动发展也不错,如果体育基础设施比如球馆建设能够稳步增长,这个行业肯定可以牛起来的。国内原材料的研发没有跟上,比如碳纤维,专业的PU柄皮,羽毛球线等都依赖进口,如果原材料国产化取得突破,会进一步提高行业国际竞争力。

微观层面,陈锋认为,毋庸置疑一年一度的体博会,对中小企业的品牌推广,起到很大的帮助。虽然,一部分观众认为,体博会的老面孔居多,吸引力不大,但是,用心观察会发现,很多像威臣(VS)这样的品牌,正是从体博会被大家认识,走向全国的。他们都为了这个展现,倾注了大量时间和精力,每一年,都有新的进步,新的惊喜。

世界著名的市场调研公司AC尼尔森有一句重要的企业格言:那些述诸于精密数据的行业调研报告以外的商业世界,如果没有亲自用自己的脚去丈量过,用自己的心去接近过——你的的确确无法知道每一个行业经营者们的伟大与苦难。

放之于这个行业而言,其实是我们这些文字工作者也就无法从羽毛球行业的“老江湖”和“后起之秀”的企业家身上传递出商业理想主义的余温——只有经过梳理企业的成长历程和逻辑这个过程,方能用我们毕生所学去驾驭那些思想意图和商业价值。

或许你也可以说,陈锋只是万千市井商人中的一个,或许他在生意场上还是平凡之辈。而此次我们选取他,作为我们此次珠三角羽毛球行业系列报道的第一篇,不仅是因为他用9年的时间,从零开始,到现在他的品牌年营业额超过了2500万元,以迅疾之势跻身这个行业二三线品牌之列;更重要的是,因为他作为70年代末出生的一代,他的专注精神和经营理念更具一种代表性。

成长中的羽毛球中小企业们,当你们面临即将到来的2015年,去回望和梳理过去十年乃至更长时间范围内的经历和遭遇时,是否也曾经历过与陈锋相似的境遇和江湖格局呢?

本文转自体博会官方微信

热门评论

讦杰   2015-3-14 17:54:16

质量一般吧,买了两支,一支的手柄还松了,差点飞出来砸到对面
卢蒋   2015-3-15 15:39:12

我想过去搞一个球拍加工厂 做自己的品牌
【已有2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