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天天羽毛球网 >> 羽毛球资讯 >> 人物

一片飘在他乡的羽毛--大马中国籍世界冠军韩健

发布时间: 2015-5-20 09:46 |  发布: 天羽 |  来源: 新浪体育 |  查看: 3543次  |  评论:0

2002年,那时候DVD还是必备的家用电器。记得那是小编上小学四年级时的一个午后,躺在沙发上,偶然打开电视,看起爸爸前一天没有看完的光碟。每天只被允许看一个小时电视的小编竟“沉迷”其中,其中一个故事描述了一位远赴马来西亚国家队任教的中国世界冠军,一片飘在他乡的羽毛——韩健。时隔12年,当小编有机会写影视星空中的羽球元素这个主题时,童年那一小段难忘的回忆便跃然出现。

  经过一番求索,小编终于再一次按下视频播放键,那个有些遥远的时代和那些日渐模糊的名字便随着童年的记忆开始回放。《唐人街》是凤凰卫视展开的第一次透视全球华人的大型电视行动,以华人的风情为辅线,以华人的移民历史为背景,全景式地展示华人真实而多彩的现实世界与生存状态、心路历程、生态环境和文化景观,从而烘托出华人移民、创业和发展的大主题。下面就开始讲讲这次故事的主人公韩健。

  1982年,在汤姆斯杯决赛中,韩健击败当时的羽坛天皇林水镜,为中国队首夺汤杯拿下关键一分。1985年,在第四届世界羽毛球锦标赛中,韩健又打败了世界球王、丹麦选手弗罗斯特,为中国第一次夺得了世界羽毛球锦标赛男子单打冠军。韩健为中国赢得过7次世界冠军,1990年,他离开中国,迁居马来西亚。

  掌声

  韩健如是说:“在马来西亚,钱没有那么多,但是我搞的事业呢,它是一个尖端的事业。比如,在马来西亚,我都是参加世界最大型的比赛,而且都是前几名的水平,那么只有在这种地方,我才能把我当年当运动员时的很多想法、看法变成一种方法。这种机会是人生中很少有的。”

  竞选中国羽毛球队主教练失利后,韩健回到家乡辽宁,成为当时省体委的一名普普通通的官员,这也是他到马来西亚之前的身份。

  虽然韩健夺得过多次世界冠军,但是他的防守型打法在国内备受争议。1989年,韩健被聘为马来西亚国家队主教练,在这个视羽毛球为国球的国家,大家对韩健的认可度要远远高于中国,即便是在菜市场或者饭店,都会有很多人来跟韩健寒暄,有的人甚至能记住他打的国际大赛,详细到每个比分、每个球,津津乐道地跟他谈论。韩健并不是一个虚荣的人,但这种亲切感依旧让他觉得暖心。

  由于韩健以防守型打法见长,在马来西亚,大家称他为“牛皮糖”,普通话不太标准的马来人有的还叫他“牛皮膏”,总之就是夸他防守严密,怎么都打不死。在这里,他的牛皮糖战术备受推崇,再加上他从中国带过去的一整套完善的训练方法,让马来西亚国家队的水平有了突破性提高,也为马来西亚队进军国际羽坛找到了一条获胜的捷径。从1990年开始,在担任马来西亚国家队总教练的8年时间里,韩健为这里赢得了许多荣誉。1990年,马来西亚队夺得了汤姆斯杯亚军,马来西亚首相亲自站在机舱门口迎接他们凯旋;1992年,他们夺得了汤姆斯杯冠军,马来西亚举国欢庆,西迪克兄弟和作为教练的韩健被马来西亚苏丹授予国家勇士的爵位。应该说,这是韩健羽球人生中的第二次辉煌。

  质疑

  韩健如是说:“从感情上讲,很多人不理解。过去,我们把体育过分地政治化了,好像把一个国家的前途、命运或者形象完全与体育结合在一起。其实没有那么密切,人为的东西太多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变得很难做人。”

  然而,韩健带给马来西亚的荣耀也备受争议,有人认为他带领马来西亚国家队战胜中国队,是一种对祖国的背叛。可韩健认为,体育永远是一种超越国界的竞技活动,不应该把它赋予政治意义。

  曾经有一张照片:当马来西亚队夺取汤姆斯杯后,全场观众跳起来庆祝,只有当时三位来自中国的教练韩健、杨阳和陈昌杰还坐在凳子上。在1992年的中国,国人对世界全球化的认识还处于初级阶段,很多人在感情上没办法接受这样一种所谓的“背叛”,甚至有华侨打出了“长城倒了”的标语向大使馆抗议韩健的执教。当时,韩建的心情很复杂也很痛苦。韩健的家里挂满了中国国旗,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背叛者。正如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退役运动员选择出国执教,当然也有大批的外籍教练来到中国的各个运动队执教,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大概我们再不会把这种司空见惯的体育交流与民族道德、国家荣誉感联系在一起了。但是,在韩健的年代,他无疑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淡然

  韩健如是说:“对,做启蒙教育是个无名英雄,这个工作很少有人做。为什么我做这个工作压力比较小呢?因为很多人不愿意做,它很辛苦,名和利都不大,相对来讲,我的竞争伙伴也比较少,所以我的生活压力小,活得比较舒服。一路走来,我活得越来越轻松、越来越潇洒、越来越自在。因为要讲出名,我想你当教练再怎么出名,也不如你当年当运动员时。因为当运动员,你是直接站在领奖台上,教练员永远是间接的。这些名和利我已经有过了,而且有过很多次了,对我来讲,现在根本是无所谓的事情。”

  1997年,韩健退出马来西亚国家队,开始从事这项运动的基础教育。他所在的房地产公司创办了一个羽毛球基金会,基金会名下有一所羽毛球学院,韩健是学院的首席教练。

  每天下午4点,韩健都会到羽毛球馆教球,他的学生大部分是当地华人和马来人的子女,马来西亚羽毛球男单超级巨星黄宗翰就是韩健的学生之一。黄宗翰从初中开始跟随韩健学球,虽然韩健已经不再执教马来西亚国家队,但黄宗翰还是经常向他讨教。黄宗翰说自己球技的进步很大一部分得益于韩健给他打下的坚实基础,所以,现在遇到球路上不懂的问题,他还是喜欢跟韩健来聊聊天,纠正一些想法上的错误。

  除了教球,韩健还致力于推动当地的羽毛球运动向着商业化方向发展。当时,他在亚洲首创羽毛球俱乐部商业化运营,把俱乐部当作企业来经营,做到不依靠赞助自给自足,俱乐部花百分之三十的精力培养精英运动员,百分之七十用来赚钱。当然,俱乐部的经营也面临很多问题,比如需要大量专业教练员,中国的专业运动员因为手续问题很难引进,而马来西亚当地的运动员对薪资要求比较高。所以,也会有人问韩健,在当时的年代选择这样一条路会不会后悔,但他给出了否定的回答。他说,自己出生在这个时代,就有这样的经历,别人就没有,对他来说这就是最无形的财富,没有处在同一时代的人是没办法相比较的。正如他曾经获得的世界冠军,也许现在的单打选手比他优秀,也可能他的前辈们也比他好,但是在他的时代,他就是冠军。想脱离这个大环境,跨过时代去比较,留给自己的只可能是后悔。

  憧憬

  韩健如是说:“说实在的,我们比很多那些背着一个小藤包就到外面闯天下的人要强。他们什么都没有,过了很多艰苦的日子。我们没有,我们来了,有车有房子,来了之后挣钱、干事。在这一点上,就是当年当运动员为我们打下的一个很好的基础,你有你的成绩,你有你的名字,我们投资了,现在是需要回收了。因为当运动员的时候我们太苦了,把这辈子的苦都经历过了,”

  在马来西亚,外籍专业人才引入的程序非常复杂。初到马来西亚时,韩健拿的是工作准证,这种证件其中的一个要求就是持证人的随从家属不可以参加工作。韩健的妻子为了支持他,放弃了在美国的工作来到马来西亚,尽管韩健在事业上顺风顺水,但是他不得不考虑妻子的感受以及儿子未来的升学问题。为此,韩健经常要去移民局办理各种申请手续,经过11年的艰苦等待,他获得了马来西亚的永久居留权。这是自1968年以来华人在马来西亚获得永久居留权的首例,韩健一家三口也终于可以开始憧憬未来的生活了。

  应该说从中国到马来西亚,经历过这十多年的彷徨、探索、奋斗、蜕变,韩健这个曾经赫赫有名的前羽毛球世界冠军,已渐渐在现实中找到了他认为合适的位置。

  整部纪录片在创作上秉承了凤凰卫视一直追求的独特视角,探索到海外华人历史的深处。他们选取了一些特定的、有一定特殊经历的人物为代表,用个人的口吻讲述历史,尽管可能带有一些局限性,但是主人公波折的命运、思乡的愁绪和为了生存而奋斗的历程却带给观众极大的心灵震撼和情感上的共鸣。同时,他们也刻意把人物的经历放在大时代的风云变幻中,让叙述出来的历史更加真实。一片飘在他乡的羽毛,一个老男孩儿的抉择,以及他纯洁如初的羽球情缘。(来源:《羽毛球》杂志3月刊)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