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天天羽毛球网 >> 羽毛球资讯 >> 人物

[连载]云龙风虎行天下(七):傅海峰因水桶和羽毛球结缘

发布时间: 2015-9-16 13:15 |  发布: 天羽 |  来源: 《羽毛球》杂志 |  查看: 2178次  |  评论:0

第二章:羽球,生命之缘

1、翻了水桶,得了羽毛

顽皮的傅海峰和年长自己3岁的蔡赟几乎在同一年拿起球拍,开始了与羽球相伴的日子。不同的是,父母让他打球,完全因为他太淘气。为了防止儿子闯祸,只好找件事来“拴住”他的心。

五、六岁的时候,小海峰闲来无事总喜欢骑着自己的小三轮自行车满农场溜达。一次,他远远望见邻居家的姐姐挑着两桶水,晃晃悠悠地吃力前行。人小鬼大的傅海峰眼珠滴溜一转,一个“馊”主意便涌上心头——他瞄准水桶,调整好车把的方向,脚底下加紧蹬起来,车速也随之越来越快。只听“砰”地一声,女孩挑着的水桶被撞翻在地,水花四溅,打湿了衣裳。眼见自己的辛苦劳动因为这个讨人嫌的小男孩付之东流,女孩也气昏了头,她顺势抄起一只木桶,将剩下的半桶凉水劈头盖脸地泼在傅海峰身上。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魔王”此刻也被吓呆了。瞬间变成“落汤鸡”的他本想掉头逃跑,无奈被大姐姐一把揪住,结结实实挨了一顿骂。从前都是他把别人弄哭,这次轮到傅海峰哭鼻子了。

他狼狈地回到家,跟母亲诉苦。林银婵气愤地跑到邻居家“兴师问罪”,可女孩却委屈地说:“是他先弄我一身水的,你怎么不问问他干嘛要骑车来撞我的水桶?”林银婵哑口无言。

从那以后,她开始琢磨,有什么办法可以管住儿子,不再让他到处闯祸。可是,自己的小孩那么皮,交给谁都不太放心。思来想去,她觉得把傅海峰放到丈夫的羽毛球队里最为妥当。一来,儿子从小最怕他父亲。有丈夫严加管教,说不定孩子能收敛不少;二来,打球不仅可以锻炼身体,还能培养孩子不服输的精神。于是,夫妻俩“下通知”似地为傅海峰选择了羽毛球之路。

其实,这个决定对于小海峰而言并不完全算强制性的。他记事时起,就知道爸爸酷爱羽毛球,而且是小镇上有名的教练,带过许多队员。听说父母想让自己也练习打球,贪玩的他只想到可以跟一大帮小伙伴凑在一处打闹玩耍,而关于日后的出路、未来的成绩还全无半点概念。就这样,他和羽毛球的缘分糊里糊涂地开始了。

2、引而不发,约法三章

童年的时光美好而短暂。读小学后,傅海峰在各种刻板的规矩中饱受“煎熬”。父亲虽然说要教自己打球,可眼见着一个月的光景就要过去了,却始终没动过球拍。

其实,傅铭英有自己的想法。他带的羽毛球队就在儿子的学校操场训练。每天清晨和傍晚,傅海峰只要稍一抬眼,便能隔着教室的玻璃窗望见操场上那些忙碌的身影。渐渐地,傅海峰倚在窗边端详大队员打球的时间越来越长,他的心也早早飞到了他们身边。他开始不停地追问父亲:“什么时候教我打球啊,我等不及了。” 傅铭英总是笑着说:“不着急,你先看看。”

就这样,“晾”了儿子一个多月后,父亲终于把他叫到身边,递给他一把球拍。傅海峰兴奋地将它“夺”进怀里,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吵着第二天就要开始打球。傅铭英觉得时机成熟了,便语重心长地说:“既然你要开始打球了,那我们就得立规矩。不准迟到早退、不准偷懒耍滑、不准违反纪律。别看我是你爸爸,到了训练场上,我会一视同仁的。”或许是年纪太小,不能完全理解父亲的意思,抑或是为了早早跟大队员们一起玩耍,面对爸爸提出的“约法三章”,傅海峰把头点得像小鸡啄米,痛痛快快答应下来。

殊不知第一周的训练,单单是每天凌晨必须4点多起床这一条,就给小海峰来了个下马威。都说一日之计在于晨,加上清早一般没有风,所以傅铭英带的队伍只要不下大雨就得坚持出操。尚在发育期的傅海峰正值贪睡的年龄,他总是眼角挂着眼眵,迷迷瞪瞪地站在队伍最后一个,“魂不守舍”地对各种口令做出本能反应,至于意识,恐怕还一直守在周公身旁。

结束晨练,傅海峰跟着父亲回家吃饭,然后再去学校上课,时间很紧张。放学后,羽毛球队还要再训练2个小时左右。若是别的小孩,恐怕早就累得不行。可精力旺盛的傅海峰仅仅适应了一周多就恢复了往日的生龙活虎,也渐渐淡忘了自己与父亲的“约法三章”。但傅铭英却没有放松对儿子的要求。每位父母都有望子成龙的心情,他也不能“免俗”。在傅铭英的思想里,不练则已,既然练了就必须打好。作为儿子的启蒙教练,他非但没有手软,反而比对别的孩子更加严格,甚至是苛刻。

3、父严子犟,且磋且琢

父辈们“笃信”棍棒之下出孝子。在傅海峰的记忆中,挨打受骂历来都是家常便饭。特别是在练球之后,大大小小,不胜枚举。

一天晚间训练,父亲觉得他没有认真完成自己的要求,而且整堂训练课都和其他队员说说笑笑,异常散漫。于是,火冒三丈的傅铭英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呵斥儿子。吼了没几句,就演变成一顿暴打。虽然小海峰只是个六、七岁的孩子,但父亲让自己当众“丢丑”已不是一次两次,他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伤害。于是,就在父亲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后,“新仇旧恨”一齐涌心头。傅海峰不知道哪儿来的倔强,朝爸爸大喊:“我不是你亲生的!”谁知话一出口,傅铭英的拳头砸得更重了。

玉不琢不成器。父亲要让儿子变得强大,傅海峰却一心想着玩。两代人的观念产生了剧烈地摩擦。

有次晨练结束,傅铭英不满意儿子的表现,罚傅海峰蹲在操场上不准起来。海峰心里不服,用球拍在地上剁来剁去,死活不肯蹲下。“不蹲你就别想吃饭!”言罢,父亲蹬上自行车,扬长而去。眼见着七点半都过了,傅海峰还没回家,做母亲的心疼不已。她悄悄拎起孩子的书包,又在里面揣进不少吃的,急匆匆地赶到操场寻找儿子。本以为他会躲进某个角落,哪知傅海峰还站在原地,右手叉着腰,握拍的左手不停挥舞着球拍朝地上戳,一下狠似一下。母亲唉声叹气道:“这孩子,跟你爸一个脾气。俩人倔到一块去了,谁也别挑谁。”

基因的确拥有神奇的力量。就算傅海峰再调皮捣蛋,他的身体里始终流淌着父亲热爱羽毛球的血液。练了5年球,傅海峰进步神速。11岁时,他再度面临人生选择——要么放弃打球,好好上学;要么去省体校继续深造。当然,傅海峰自己根本没有过多考虑,他甚至不知道有省队的存在。他把选择权交到了父母手上。而傅铭英深知天资聪颖的儿子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他不想让自己亲手培育的小苗中途“夭折”。那时,恰逢他带过的几位队员已经在省体校做了教练。傅铭英觉得机会难得,就做好了把孩子送到广州去的准备。

成名后,傅海峰曾经这般感慨:“父亲不是读书人,他喜欢打球,支持我练体育自然有他的道理。我既然听从了命运的安排,就永远不会后悔。”

(未完待续)

《羽毛球》志原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