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天天羽毛球网 >> 羽毛球资讯 >> 人物

云龙风虎行天下(十):傅海峰有个“活体玩具”

发布时间: 2015-9-23 16:14 |  发布: 天羽 |  来源: 《羽毛球》杂志 |  查看: 3773次  |  评论:5

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而万物睹。

——《周易•乾》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李白《行路难》


第四章 黎明前的黑暗

山外青山,天外天

1、简陋的快乐

体工队的生活简单枯燥,傅海峰和队友们时不时总要给自己找些乐子,以打破周遭的单调郁闷。那时,他们学校是出了名的“老鼠窝”。毫不夸张地讲,只要你在草坪花池里狠狠跺上几脚,肯定有硕大的老鼠从地洞里蹿出来,落荒而逃。偶尔,一两个胆大的家伙还会爬上电线,引起惊呼一片。虽然这些人人喊打的玩意儿着实令人作呕,但在傅海峰他们眼里,老鼠摇身一变,成了大伙儿难得的“活体玩具”。

面对鼠患处变不惊的本事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炼成的。

在傅海峰的记忆里,每晚睡觉,总能听到外出觅食的老鼠在屋子里东跑西颠,发出悉悉索索的响动,似乎所有角落都遍布着他们的踪影。甚至到了夏天,还能感觉席子下面有软软的东西从脚边划过,顿时鸡皮疙瘩排队。最初,傅海峰一怕老鼠偷吃东西,二怕自己的耳朵、鼻子、脚趾被耗子当成“磨牙器”。因此,他总要在睡前费点功夫,将蚊帐用力塞到褥子下边,把整张床包得严严实实的。可时间一久,傅海峰也逐渐懒得搭理那些昼伏夜出的家伙。碰上睡不着的时候,他干脆躺在床上看老鼠贼头贼脑地满屋溜达。

那时,大家最喜欢的一个娱乐项目就是用笼子捕鼠,基本上每宿都能有一两只的收获。只要半夜听到“吱吱吱”的声音,大伙就立即兴奋起来——那是老鼠被捕的标志,也代表着兄弟们第二天有的玩了!通常,傅海峰他们都是用“火刑”把老鼠烧死;教练则更狠,把剪掉头的电线搭到金属笼子上,老鼠被电得浑身抖个不停。用过的笼子必须用火烧一下,以免其他老鼠不再上钩。

这看似恶心无聊又残忍的游戏竟是傅海峰少年时光中难以忘怀的一个片段。在娱乐不发达的年代,人们精神上的快乐简陋却也质朴,而物质上的需求同样很容易得到满足。

1998年,结束了为期两年的集训,傅海峰正式成为广东省羽毛球队的一名成员。这也意味着他开始拿工资养活自己。第一个月,傅海峰领到450多元钱。捧着“沉甸甸”的钞票,胸中荡漾的激动无以言表。离开父母独立生活后,他一直过得很节俭。偶尔在周末逛逛街,下馆子打打牙祭,最多再添置件衣服。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开销。

挣工资后,傅海峰攒了两个多月,花一千多块钱买了平生第一部手机——那是阿尔卡特最“古老”的款式。很小,很普通。以至于傅海峰根本想不起它的型号了。之所以选这个品牌,是听说它的电池比较耐用。和许多赶时髦的队友相比,傅海峰更注重的是实用。他说,打球亦是如此。

2、井底之蛙见世面

从小就是左撇子的傅海峰在幼儿园时被老师生生改成用右手写字。那会儿,他因为自己和别的小朋友不一样苦恼不已。然而,令其始料未及的是,左手持拍竟让他成了队里的“稀有物种”,加上他的成绩一直不错,傅海峰有些飘飘然了。

自打1996年进入省体工队代训开始,他每每参加省内比赛,经常一人独揽单双打两项冠军。1983-1984这个年龄段的比赛几乎被傅海峰垄断了。奠定优势后,他觉得自己各方面都比较出众,便放松了训练要求,认为自己入选省队乃至今后进入国家队都仅仅是个时间问题。终于,这种自我膨胀的状态在1999年被现实撕成碎片。

那年,傅海峰入选了国家青年队,赴福州铜盘基地进行集训。这是他第一次和全国同年龄的运动员在一起训练生活。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被眼前那点荣誉冲昏了头脑的傅海峰刚到集训营便眼界大开。要知道,当时和他一起进入国青队的不仅有后来的双打世界冠军郑波、桑洋、谢中博等名将,更有如今仍叱咤羽坛的林丹、鲍春来。虽然现在的傅海峰和这些响当当的名字并驾齐驱不分伯仲,但回想起往日情景,他感觉自己当时就像只井底之蛙。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单双打兼顾的傅海峰在铜盘基地训练了两三天,信心就倍受打击:单打根本无法超越林丹、鲍春来;双打也不能和郑波、桑洋抗衡。别人的技术都那么优秀不说,体能也强过自己不知多少倍。傅海峰只觉得整天累到半死,却什么也跟不上。此刻,他才突然意识到天外有天的道理,更看清了自己的基本功竟然如此不扎实。

青年队集训期间,教练们经常组织队内赛。原本在省里独占鳌头的傅海峰两个项目全都徘徊在第九第十,始终打不进前八名。2000年,世界青年羽毛球锦标赛在中国广州开拍。傅海峰清楚地记得,因为照顾东道主的缘故,当时中国队可以参赛的名额特别多。即便这样,他仍然选不上。随着年龄的增长,傅海峰开始参加全国青少年赛。每每在赛场与国青队友们兵戎相见,他们永远扮演冠亚军的主角,自己永远扮演三四名的配角。

那期国青集训对于傅海峰来说,仿佛当头一棒。他不停在心里盘算着一个残酷却又不争的事实:自己铁定赶不上这一批,进不了国家队了。

3、陪练,行尸走肉

按照惯例,国家青年队每次集训通常为期三个月,此后各位球员返回省队训练两三个月再集中起来训练。以此类推,形成周期性循环。然而,这分分合合整一年的时间让傅海峰十分消沉,始终振作不起来。

虽然陷入窘境,但他却未对父母提起只言片语。从练习羽毛球开始,傅铭英便对儿子期望颇高,可随着身体每况愈下,他无法全身心关注傅海峰的事业。自己的路必须自己走,傅海峰也早早学会了替自己的前途做决定。经历过国青队集训的打击,他不得不考虑今后的人生究竟该朝什么方向努力:继续留下来打球,似乎已是前景渺茫。不如选择退役,教教球,挣点钱能暂时糊口就行。

这是傅海峰第一次冒出退役的念头。当他向省队教练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后,得到的却是“坚决不同意”几个字。原来,为了备战2001年全运会,严重缺人的广东队希望傅海峰能够留下来充当陪练。为了回报母队对自己的培养,也为了那点固定工资,傅海峰考虑再三,最终还是留了下来。但他的内心仍是消极的:先这么混着吧,耗着吧,走一步说一步。

走上陪练“岗位”的傅海峰很快便意味索然,因为他发现自己连男队员都陪不上,只能终日跟着女队训练。那段时期,他从早到晚和杨维、张洁雯、谢杏芳这些广东主力“混迹”在一处。今天教练安排多球,他就像个机器人似的连续喂球;明天教练安排发接发,他则像个提线木偶一般,发发球封封网;后天,教练又要求打对抗,他便抄起球拍,陪女双姑娘们打场比赛……就这样,丧失目标的傅海峰彻底沦为一具行尸走肉。他跌入了职业生涯最幽深、最黑暗的谷底。就这么心灰意冷,虚度光阴。

命运是最伟大的剧作家。如今,功成名就的傅海峰早成了队里树立的“典型”。省队教练总喜欢开玩笑地鼓励那些陪练:“你们可得好好陪啊,看看人家傅海峰,就是陪练陪出来的世界冠军!”(未完待续)


《羽毛球》杂志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热门评论

CChenJiNGYu   2015-9-23 19:45:28

回复@天天羽毛球网:tks
天天羽毛球网   2015-9-23 19:00:17

回复@CChenJiNGYu:http://t.cn/Ry6pjYn
懒羊羊的羽球   2015-9-23 17:06:44

回复@丿飘逸的灬洋仔:跌宕起伏,终得圆满!
丿飘逸的灬洋仔   2015-9-23 16:54:54

@懒羊羊的羽球 感觉又有了希望[傻眼]
CChenJiNGYu   2015-9-23 16:49:49

之前几期的在哪里
【已有5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