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天天羽毛球网 >> 羽毛球资讯 >> 业羽新闻 >> 重庆

15分钟完成一支羽毛球拍 他是重庆唯一的国际级穿线师

发布时间: 2015-12-13 13:21 |  发布: 天羽资讯 |  来源: 重庆晨报 |  查看: 2181次  |  评论:0

【摘要】 深蓝色的球拍线在他两根手指间宛若有灵性一般上下穿梭,站在穿线机旁,他即使一边聊着天,手上的穿线工作也一刻不会停下。这个重庆话说得并不地道的小伙子,用3年多时间练就了一门绝技,并凭着它在近日一举拿下了羽毛球穿线国际资格证,他就是31岁的杨宗活,我市唯一的国际级羽毛球穿线师。

公式穿线师杨宗活检查穿好线的羽毛球拍

深蓝色的球拍线在他两根手指间宛若有灵性一般上下穿梭,站在穿线机旁,他即使一边聊着天,手上的穿线工作也一刻不会停下。这个重庆话说得并不地道的小伙子,用3年多时间练就了一门绝技,并凭着它在近日一举拿下了羽毛球穿线国际资格证,他就是31岁的杨宗活,我市唯一的国际级羽毛球穿线师。


广西小伙子为爱来到重庆

说起杨宗活,可能没有几个人知道他是谁,但在重庆羽毛球圈子里,只要提起“阿傻”,稍微对羽毛球有点浸淫的人,都会想到那个在南岸会展中心鲜花批发市场开着小店的男孩。在成为国际穿线大师之前,“阿傻”已经是整个重庆羽毛球界的“名人”。

“阿傻”的原名叫杨宗活,对于为什么大家都喊他“阿傻”,他说,“大概是看我长得老实吧。”

“阿傻”的重庆话并不地道,他笑言,自己是为了爱情远赴他乡的男子,他的家在千里之外的广西。10年前,“阿傻”和他如今的太太都在广西桂林读书,“阿傻”说当时他读的是热门的行政管理专业。大学毕业后,为了捍卫自己的爱情,他毅然跟着女友来了重庆,成为了一家证券公司的投资顾问。

因为不喜欢频繁的应酬,2011年,“阿傻”毅然辞职,来到南岸五小区开始了自己的羽毛球用品销售生涯。卖羽毛球拍,自然离不开穿线,“阿傻”说,就是从那时起,他第一次开始与穿线打起了交道。

既然选择了自己创业,就一定要干出个样子,随着顾客的增多,“阿傻”发现,球友们对拥有一副好球拍都有着不小的渴求,“好球拍随处可见,可如何为不同的球拍和不同程度的球友穿出适合的拍网,就是一个考功夫的事情。”

看书自学,到羽毛球拍公司参加培训,跟着外地的穿线大师学艺,“阿傻”凭着自己的执着,在穿线这门手艺活上,越走越精。直到上个月,终于拿到了国际穿线大师的证书。

穿拍犹如问诊望闻问切

从早上9点到晚上11点,“阿傻”每天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羽毛球拍穿线。每次15至20分钟,每天12个小时,自2011年开始,“阿傻”已为几万支羽毛球拍穿了线。

数量加上执着,最终引起质变,“阿傻”的穿线技术如今已炉火纯青。现在的“阿傻”穿线已经不用再看羽毛球拍上的空,直接凭感觉就能按照羽毛球爱好者的需求为其量身定制一支羽毛球拍。“大家对球拍的认可,就是对我的认可。”“阿傻”高兴地说。

每一个人对球拍的要求是不同的,于是阿傻会记下每一个球友打球的时间,打球的技术水平,并根据信息为球友们量身定做球拍。

可对于新顾客,“阿傻”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拿着拍子就穿,而是聊天。

聊天并不是漫无目的的,“阿傻”说,了解一个球友接触羽毛球的时间,他的技术水平,是聊天的主要目的。通过第一步的问,“阿傻”大概能知道这位球友所适合的球拍松紧度,也就是穿线行内所称的“磅数”。

“像林丹这样的专业羽毛球手,习惯的磅数一般都在30多,而对于业余选手来说,磅数20多就够了。”“阿傻”说。

在问完之后,阿傻会看看客人带来的羽毛球拍,“不同的球拍适合的磅数也不一样,所以看拍子的品牌也是非常重要的环节。”

穿线是个良心活

“阿傻”穿线穿出了名,现在每天平均都有近30位羽毛球爱好者从各处慕名到南坪花市找“阿傻”穿线,最远的甚至从杭州寄来球拍指明要“阿傻”穿。

络绎不绝的客人让阿傻一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停留在了穿线机旁1平方米的范围内。“阿傻”说,有时候他一站就是四五个小时,实在站不动了,才坐下来喝杯茶,和来店里玩的球友们聊聊天。

穿线无疑是枯燥的工作,因此“阿傻”在自己的小店内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绿色植物,甚至还从老家搬回了石缸、石洗衣盆和石磨,将自己的店里布置得宛若花园。看着满眼的绿色,“阿傻”笑言,自己的小店绝对是重庆最美的羽毛球用品商店。

不过,有时“阿傻”显得有点“傲娇”:心情不好不穿线。对此,“阿傻”解释说,穿线是件费时间费精力的事情,心情不佳会影响穿线的发挥,影响球拍的品质。如果仅仅只为完成一个拍子,随便穿线,他过不了良心那一关。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阿傻”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明了这个道理。前不久,“阿傻”通过严格的理论、实际操作,经过层层筛选,终于通过了国际羽毛球穿线考核,成为了重庆唯一一个李宁国际级穿线师,未来可为国家队的羽毛球运动员们服务。

对这个来之不易的资格证书,“阿傻”却看得很淡,他说,不管为谁穿线,他都只有一个念想:穿一个最适合球员的羽毛球拍。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